:::

Rti 中央廣播電臺 Rti 中央廣播電臺向東看加入「上海合作組織」 伊朗有錯誤期待

  • 時間:2021-09-21 11:05
  • 新聞引據:採訪、法新社、半島電視台,外交家雜誌
  • 撰稿編輯:鄭景懋
向東看加入「上海合作組織」 伊朗有錯誤期待
伊朗日前獲准加入了以中國及俄羅斯為首的「上海合作組織」(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sation),但不少專家認為,伊朗可能無法藉此當作一個對抗西方平台。(網路圖片)

伊朗日前獲准加入了以中國及俄羅斯為首的「上海合作組織」(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sation),但不少專家認為,伊朗可能無法透過加入上海合作組織,實現他們所希望的,一個對抗西方的聯合陣線。

加入上合組織 伊朗盼抵抗西方制裁

以中國及俄羅斯為首的區域性組織「上海合作組織」日前同意讓伊朗成為正式會員國。伊朗希望透過這個「往東走」策略,打開通往全球重要市場的管道,也希望能夠對抗西方實施的經濟制裁。

上海合作組織成立於2001年,目前擁有8個會員國,創始會員國包含俄羅斯、中國,以及中亞地區的前蘇聯國家哈薩克、吉爾吉斯、塔吉克及烏茲別克。印度與巴基斯坦在2017年加入。伊朗則是在2005年取得了觀察員的身份,並一直希望成為正式會員國。

上海合作組織的成員國涵蓋了全球4成的人口,伊朗希望把加入上海合作組織,當成一個進入這個廣大市場的管道,來抵抗西方對伊朗實施的經濟制裁。

伊朗曾在2015年與美國等國際強權達成協議,以限制伊朗核子活動,來換取解除國際制裁。但美國前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在2018年宣布退出這項協議,並重新對伊朗實施制裁。雖然拜登(Joe Biden)上台後,一直希望重返核協議,但目前核談判仍然陷入僵局。

伊朗新任總統萊希(Ebrahim Raisi)稱加入上海合作組織是一個「外交上的成功」,代表伊朗連結起了亞洲的經濟基礎建設與龐大資源。同時,萊希也批評美國的單邊主義,並呼籲人民齊心協力對抗制裁。

首次加入重要區域組織 伊朗取得外交突破

法新社報導指出,伊朗國內不分保守派及改革派媒體,都對加入上海合作組織表示歡迎。保守派媒體認為加入這個非西方國家的組織,可以讓伊朗推動多邊主義,而不用只把焦點放在西方國家及解除西方制裁上。改革派媒體則認為,這可以讓伊朗連結起擁有龐大人口的重要市場。

有分析人士認為,加入上海合作組織對伊朗來說,是外交上重要的一步。

半島電視台報導引述德黑蘭智庫中東研究中心(Center for Middle East Strategic Studies)研究員阿斯拉尼(Abas Aslani)指出,這是伊朗自從1979年革命以來,首次成為重要區域性組織的正式成員。

阿斯拉尼說:「伊朗正受制於單方面的制裁。這代表上海合作組織的成員國不認為這是國際性的制裁,這也是為什麼他們接受伊朗成為正式成員。」

阿斯拉尼認為,伊朗著眼於政治與經濟上的進展,特別擴大與中國和俄國合作,並希望促進伊朗對中亞地區的出口。

組對抗西方陣線? 伊朗需求難被滿足

但也有專家認為,伊朗加入上海合作組織獲得的利益,短期內可能僅限於名聲與外交上的提升,而非經濟與政治上的利益。

「外交家」(The Diplomat)雜誌分析指出,上海合作組織不是一個貿易及經濟區域性組織。上海合作組織的主要目的,是俄國與中國為了確保周邊區域安全,消除中亞地區的恐怖主義、分離主義及宗教極端主義等三股勢力,對他們的國家安全及領土主權的威脅。

「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也指出,上海合作組織的功能,更多是提供各國高階官員一個討論的場域,而不是一個像是歐盟或是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的同盟。

不僅如此,上海合作組織的內部差異甚大,特別是在印度與巴基斯坦加入後,上海合作組織成員中有四個國家擁有核武,各自關注的議題也有所不同。

德國國際與安全事務研究所(Germa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and Security Affairs)客座研究員阿齊茲(Hamidreza Azizi)指出,主要的問題在於伊朗將上海合作組織,視為一個「非西方強權國家的一致行動」,而非一個現代國際組織,並認為它的立場是反西方,而且反美。

阿齊茲也點出,上海合作組織為了避免捲入伊朗與西方國家的對抗,這次也同時將沙烏地阿拉伯、卡達與埃及等國家列為對話夥伴,藉此平衡伊朗的加入。

缺乏整合能力 上海合作組織經濟利益少

貝爾福科學與國際事務研究中心(Belfer Center for Science 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研究員格拉耶夫斯基(Nicole Grajewski)認為:「伊朗對於『非西方』強權與上海合作組織等機構,促進了平衡美國勢力的誇大敘事,掩蓋了上海合作組織其實缺乏了深化整合的能力。」

格拉耶夫斯基表示:「以俄國-中國-伊朗為軸心,組成一個類似於同盟的承諾並不存在。」

格拉耶夫基基指出,上海合作組織主要是一個地緣政治與安全的組織,其推動經濟整合的基礎建設相當有限,「來自上海合作組識的直接性經濟利益相當少」。不過,成員國之間還是可以藉由這個平台,來推動雙邊協議。

伊朗雖然成功加入上海合作組織,但由於缺乏各國之間的整合能力,上海合作組織恐怕不會成為伊朗所期待的,一個對抗西方國家的聯合陣線,而伊朗可以直接獲得的利益可能也相當有限。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