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Rti 中央廣播電臺在新盟友以色列和老對手伊朗間 阿聯要走中間路線

  • 時間:2021-12-17 17:00
  • 新聞引據:採訪、路透社、The Jerusalem Post
  • 撰稿編輯:張雅涵
在新盟友以色列和老對手伊朗間 阿聯要走中間路線
近來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在外交上顯得相當繁忙,圖為王儲穆罕默德(Sheikh Mohammed bin Zayed al-Nahyan)。(路透社/達志影像)

近來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在外交上顯得相當繁忙,先是派出國安高層到德黑蘭拜訪老對手伊朗,接著其王儲穆罕默德(Sheikh Mohammed bin Zayed al-Nahyan)在首都阿布達比(Abu Dhabi)和新盟友以色列總理班奈特(Naftali Bennett)進行歷史性會面。外媒關注,儘管阿聯與長期盟友美國與去年剛建交的以色列同樣反伊朗,但嘗試走出一條中間路線。

新盟友與舊對手 阿聯深化外交關係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近來在超級大國盟友美國、新朋友以色列和老對手伊朗之間走鋼索,以避免地區衝突,破壞了其發展貿易和重振旅遊業的野心。

近來阿聯在外交上顯得相當繁忙,包括阿聯阿布達比邦王儲穆罕默德(Sheikh Mohammed bin Zayed al-Nahyan)12月13日和以色列總理班奈特(Naftali Bennett)進行歷史性的首度公開會晤,在這之前,阿聯派出高層國安顧問塔赫農(Tahnoon bin Zayed)訪問德黑蘭,期間與伊朗最高國家安全委員會(Supreme 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首長夏卡尼(Ali Shamkhani)以及伊朗總統萊希(Ebrahim Raisi)會面,並邀請萊希走訪阿聯。接著,阿聯還將在本月稍晚接待美國的訪問團。

路透社報導,阿聯官員、分析人士與地區外交官表示,近來阿聯的這股「外交旋風」標誌著,這個波斯灣國家在外交策略上的轉向,在過去十年介入從葉門到利比亞的一系列區域衝突後,阿聯現在正在退出「軍事冒險主義」。

阿聯資深官員加爾加希(Anwar Gargash)告訴華府智庫「阿拉伯波斯灣國家研究所」(Arab Gulf States Institute),「我們需要避免一場將會捲入美國,以及區域國家的重大衝突。」「我們的利益是不惜一切代價嘗試避免它。」

雖與美以同樣反伊朗 阿聯認為該緩和局勢

在美前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政府居中斡旋下,阿聯去年與以色列建交。阿聯與以色列一樣,將伊朗視為地區強勁對手,並對伊朗的核子發展和飛彈計畫感到憂心,這也是為何阿聯最終願意與以色列建交的關鍵因素。然而,阿聯嘗試走出一條中間道路,意圖在制衡伊朗,以及在保護其作為疫情後旅遊和商業中心的經濟利益之間取得平衡。

美國、德國、中國等6國和伊朗11月29日於維也納重新展開中斷了5個月的間接會談,試圖挽救2015年的核協議。在當年的核協議中,伊朗同意限制核子活動以換取美國取消制裁;不過,美前總統川普2018年退出該協議,並重新對伊朗施加嚴厲制裁,促使德黑蘭後來逐步違反協議中關於生產濃縮鈾限制的承諾。

伊朗駁斥西方指其發展核武的指控,並要求美國撤銷川普時期施加的所有制裁。拜登政府則是想要重回原先的協議,以限制伊朗的核子活動,不過對伊朗要美國先全面解除制裁的要求有所保留。

這也是為何新一輪談判仍無法取得進展的原因,歐美官員認為,伊朗新上台的政府提出的全面解除制裁過於強硬,而伊朗則表示,它在等待「西方採取具體步驟」。

對此,阿聯新舊盟友美國和以色列近日在言詞上加大對伊朗施壓,已表示若挽救2015年核協議的努力失敗,可能會產生經濟或軍事上的後果。

阿聯的態度則和它的盟友有所不同,阿聯政治分析師阿布杜拉(Abdulkhaleq Abdulla)說,「現在是緩和局勢的時候了,而不是升級。如果以色列在這種情緒中,我們不會同樣的這麼認為。」

減少地區衝突 阿聯欲與區域要角保持好關係

阿聯的立場自然受到視伊朗為地區最大對手的以色列密切關注,「耶路撒冷郵報」(The Jerusalem Post)引述耶路撒冷外交消息人士報導,儘管阿聯一向採取反伊朗路線,但「伊朗是他們的鄰國,也是一個大國,所以阿聯需要玩混合遊戲」,來謹慎地「保持經濟聯繫。」

以色列-阿拉伯關係專家阿爾沙雷夫(Loay Alshareef)並把阿聯派出高層走訪德黑蘭放到更廣泛的背景下分析,他指出,阿聯高層國安顧問塔赫農近期還走訪了卡達和土耳其,這些是近年來常與該國關係緊張的國家。阿爾沙雷夫說,「阿聯正在確保,和地區的重要角色保持好關係,以減少緊張以及達成和平。」

前以色列外交部官員高德(Dore Gold)則指出,阿聯派出高層訪問伊朗顯示,阿聯是在為應對未來美國對中東地區減少支持和干預做好準備。

美軍今年8月倉皇撤離阿富汗的畫面深植人心,儘管拜登政府積極要重新加入核協議,但許多美國的中東盟友都被混亂的撤軍所震撼。高德指出,部分波灣國家,特別是來自阿聯的觀察人士「感受到美國的一些弱點。」他補充說,「他們的感受是,美國正在離開中東,這也是伊朗一直不斷提到的。」

阿爾沙雷夫說,雖然美國在中東的角色很重要,「但這不表示,波灣國家永遠要扮演這個區域中的次要角色。」

他指出,目前波灣國家正對當前情勢進行評估並發展出一套觀點,而阿聯在策略上會對他的盟友保持透明,而「美國人知道,這可以維持區域穩定。」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