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中國人權與香港局勢的惡化 台灣恐不得不多思考難民議題

  • 時間:2022-01-17 17:45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中國人權與香港局勢的惡化 台灣恐不得不多思考難民議題
在中國境內人權問題愈發嚴峻、香港局勢難以挽回之際,難民議題是台灣不得不面對和攻克的難題。(資料畫面:眼球中央電視台 Youtube)

近期台灣境內熱門的新聞,除了新型病毒再次席捲全球,就是難民事件被重新提及。月初,台灣方面遣返了一批來自中國的非法入境人士,被遣返的這些人中,有人聲稱自己曾因返送中被中國政府迫害,也有人說自己來到台灣是為了擁抱台灣的民主自由。但最終,這些人因為身份可疑,沒有如願留在台灣。台灣著名自媒體平台「眼球中央電視台」也送上一集香港新移民的節目,幾位受訪人分享自己來台的原因、目前的生活狀況等,其中繞不開的話題就是「台灣沒有難民法」。作為在台灣客居兩年時間的「模範難民」,很想就這個話題分享我的經歷和想法。

要逃離中國是因為宗教逼迫。之前常聽說華人在美國申請政治庇護的案例,所以當時逃亡的第一選擇是美國,在兩次簽證失敗後,朋友建議我來台灣。當時我對台灣的認識是很模糊的,以為來到台灣就能留下來,為此還特別去搜索「台灣人會不會歧視中國人」。不曾想到台灣第二天,人權團体的朋友就告訴我:台灣沒有難民法,因此我們頂多是住在台灣等待第三國接收我們,台灣方面幾乎不可能給我們身份。

當時聽到這個消息,第一反應是震驚,原來「難民法」是一個這麼重要的東西。第二反應也表示理解,因為台灣一直受到中國壓迫,不管是武力施壓還是民間滲透,都要千萬小心,台灣務必要先保護好自己,才能保護其他需要幫助的人。懷抱著理解的心態,我們到移民署申請延長居留時間,表示願意前往第三國,希望在手續辦理期間,台灣政府可以允許我們住下來。經過身份審核和擔保人的簽字後,我們擁有了較長時間的居住許可,在台灣長老教會和其他民間力量的幫助下,我們一家正式成為留台「難民」。

無「難民法」難獲身份卻體驗了滿滿人情味

在此之前,我對於難民的印象是:來自第三世界、飽受戰爭苦害、食不飽腹、衣衫襤褸⋯⋯當我成為一個難民以後,才發現難民離我們的生活並不遙遠,在你身邊任何一個人都可能因為某些原因在母國失去生存空間,而變成流亡異國的難民。原以為難民加中國人的身份,會遭到台灣的歧視跟白眼,畢竟在中國時常聽到政府宣傳台灣不友好。但事實是,台灣人的熱情跟友好完全打消了我的顧慮,大部分人聽到我的經歷之後,紛紛表達真摯的問候和鼓勵,同時也是由衷地歡迎我們住在台灣,以至於我要前往第三國的時候,很多朋友都告訴我台灣就是我的故鄉,望我有機會再回去。朋友的熱情雖不能完全代替我們對中國家人的思念,但大家的好意,讓我們為期兩年的等待時間多了很多美好的回憶。


「秋雨之福」教會信徒一家獲得美國難民庇護,搭機離台赴美。(照片:任瑞婷提供)

來自民間和個人的幫助跟好意多不勝數,但不可否認,因為沒有成文的難民法和難民管理規則,這兩年的生活是有諸多不便的,譬如我們的居留時間、居留期間的具體活動範圍,都需通過「專案」申請和處理。雖然台灣政府和人民,沒有責任和義務要保證每一個難民的居住權益,只是,在中國境內人權問題愈發嚴峻、香港局勢難以挽回之際,難民議題是台灣不得不面對和攻克的難題。如果沒有正規和規定的管理制度,很可能讓需要幫助的人得不到幫助,也容易讓間諜鑽空子。

難民問題並不簡單,面對已經入境的需要幫助的難民,要如何有組織地進行身份調查?確認身份後,是由台灣本國接收難民還是考慮將難民移送第三國?如果第三國不接收此難民,台灣又要如何處理?等待第三國接收的過程並不短,這段時間留台難民安置在何處?靠什麼生活?如果有未成年難民,如何履行「聯合國兒童保護公約」保障孩子們上學的權益?

避免假難民 政府也可主動出擊

以我的經驗來說,在台灣政府給予合法居住證件後,更多是由民間機構或團體代為照顧,因為我們是基督徒,也因宗教原因遭受迫害,所以台灣的教會在我們過去的兩年中,給予了非常大的幫助。只是,民間團體的責任還在於協助政府,面對如潮水般湧入的難民,政府的行動才是關鍵。

我再次重申,我絕對支持台灣要先保護好自己,這樣才能保護難民,為了避免假難民滲透台灣,難民法必要謹慎而行。擔心假難民滲透台灣,不一定是被動防禦,也可以主動出擊,集中管理,更加積極和系統地審核機構和管理模式,讓需要的人更快獲得幫助,也縮減假難民的活動空間。

最後再分享一件讓我很有感觸的事。我在台灣接收過不少採訪,請我分享被迫害的經歷。分享太多就會覺得疲倦,因為每次都說一樣的話。可是我後來發現,儘管我每次都說得一樣,底下的觀眾卻不一樣。我多分享一次,就有更多人了解中國宗教逼迫的真實情況。有一位聽眾跟我說:從前只是聽說中國的事情,但跟你面對面聊過,才知道那些事情離我們根本不遠。我在台灣居住的兩年中不可以工作,我多次跟移民署提出:「難民其實可以為台灣勞動,而不是每天坐在家裡等著別人幫助。」雖然一直無法獲得在台灣的工作許可證,我至少可以用我的經歷提醒大家,流亡並不是一件很遙遠的事,我希望台灣這個美好的國家,以及島內善良的國人,永遠不要經歷流亡。

 延伸閱讀 

→只能變城市流浪者!打壓秋雨教會 警察、鄰居輪番騷擾到屋主連給借住都不敢
→不一樣的美國夢!對難民來說 美國有自由但也是生離和死別

作者》任瑞婷 秋雨聖約教會基督徒,受中國宗教迫害,曾暫時在台停留後赴美。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