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Rti 中央廣播電臺北韓殺手鐧 極音速飛彈升高亞洲軍事風險

  • 時間:2022-03-10 12:00
  • 新聞引據:採訪、路透社
  • 撰稿編輯:吳寧康
北韓殺手鐧 極音速飛彈升高亞洲軍事風險
北韓在5日試射一枚極音速飛彈。(KCNA/AP/達志影像)

擁核的北韓進入2022年以來已多次試射飛彈,其中包括受到高度關注的極音速飛彈(hypersonic missiles)。在非核化會談陷入僵局之際,平壤尋求發展新的軍事能力,這種利用極音速原理製成的武器,已升高亞洲的軍事風險,並引發對「先制攻擊」(preemptive attack)的討論。

北韓試射極音速飛彈

2022年才剛開始,北韓就進行了多次飛彈試射,包括震驚世人的極音速飛彈試射,加上在2021年9月試射的極音速滑翔飛彈(hypersonic gliding missile)「火星8型」(Hwasong 8),顯示平壤軍力可能在核武之後出現重大進展,加入美國、俄羅斯、德國、印度、日本、中國等研發極音速武器國家之列,讓全球軍備競賽進入新階段。

極音速指的是以音速5倍以上速度飛行的武器,也常用「馬赫(Mach)」為單位來計算,在高度1萬1千公尺的條件下,音速為時速1,062公里,等於1馬赫,而極音速武器的速度通常超過5馬赫。這種武器的速度遠比傳統彈道飛彈更快,能在高速中改變彈道軌跡,具有靈活的操控性,能降低被偵測和攔截的機率。

更快速更難追蹤攔截

北韓試射極音速飛彈,代表北韓攻擊能力可能的重大升級,不但升高了亞洲軍事風險,也將令美國砸下數十億美元打造的飛彈防禦系統更難攔截。美國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國際安全及合作中心(CISAC)專家特里希(Cameron Tracy)表示,在全球軍力的攻防競賽中,數十年來所看到的是進攻比防禦更佔優勢。如今平壤將持續部署更多飛彈,並加速研發,以更具機動性的系統令南韓易受攻擊。

美韓近年來一直希望重啟與北韓已陷入僵局的去核化談判,因而淡化了平壤日益強大的短程飛彈能力,並認為這雖是令人擔憂、且違反聯合國安理會決議的行徑,但並非一個突出的威脅。然而,如今美國總統拜登政府已首度對北韓飛彈計畫祭出制裁,而南韓總統當選人尹錫悅(Yoon Suk-yeol)先前提出先發制人的「先制攻擊」,做為阻止這種新武器的唯一方法。

挑戰反彈道飛彈系統

相較於發射打出高度後,依重力返回地球時攻擊目標的彈道飛彈,能以逾音速5倍飛行的極音速飛彈更具靈動性,能以比傳統彈道飛彈更低軌跡運行的特色,使它們更難被追蹤和擊落,而可能讓反彈道飛彈攔截系統失效。加上具有的超高速動能,也能在不需搭載火藥彈頭的情況下,就對目標造成毀滅性攻擊。

反核武組織「公開核網路」(Open Nuclear Network)專家漢納姆(Melissa Hanham)表示,在最壞的情況下,北韓可能以一種彈道曲線來發射這種極音速飛彈,讓它看來像是朝向大海的試射,但接下來操控它躲避雷達、甚至轉向以核武攻擊南韓或日本目標。

鄰國南韓日本受威脅

「防止核擴散評論」(Nonproliferation Review)期刊編輯波拉克(Joshua Pollack)說,一旦北韓部署極音速飛彈,將對設計來因應中程飛彈的彈道飛彈防禦系統(BMD)構成更嚴峻的挑戰,包括終端高空防衛系統「薩德」(THAAD)、以及神盾(Aegis)系統在內。

此外,美國麻省理工學(MIT)核安全研究專家萊特(David Wright)表示,由於南韓和大約2萬8,500名美軍的基地是如此靠近北韓,以至於來襲的飛彈甚至可以進行更低的彈道飛行,加上更短的飛行時間,讓防禦益加困難。

萊特的研究顯示,以如此一種「被壓低的彈道」飛行,也能讓北韓的最新飛彈躲過在更遠的地方,例如同樣有美軍駐防的日本的防禦。

先制打擊引發激辯

前南韓特種部隊退役指揮官全仁釩(Chun In-bum)表示,雖然許多南韓人已習慣了生活在北韓的武器威脅下,但美國和日本政府不可忽視北韓軍力的推進計畫。北韓的極音速武器系統毫無疑問地將會變得更精良,而這對每個人來說都是個壞消息。

南韓3月舉行總統大選,總統當選人尹錫悅的北韓政見相對「鷹派」,他擔憂平壤的極音速彈道飛彈從發射到抵達首爾不到1分鐘,一旦搭載核子彈頭,後果將不堪設想,而攔截將是不可能的。

他認為,雖然以外交手段來確保戰爭不會發生有其必要,但若是外交失敗時,有必要以先制打擊來阻止迫在眉睫的發射。這番話遭到執政黨候選人李在明(Lee Jae-myung)陣營斥為「輕率無知,貿然挑釁北韓」。

對此,萊特表示,由於北韓隱藏其飛彈能力,沒有證據顯示先制打擊能消除威脅。他認為,如果防衛上的弱點是關注焦點的話,那麼唯一務實的回應,就是與北韓談判以降低這類攻擊的風險。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