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韓試射最大洲際飛彈 烏戰之際挑戰拜登亞洲政策

  • 時間:2022-03-25 11:19
  • 新聞引據:採訪、法新社、路透社
  • 撰稿編輯:鄭景懋
北韓試射最大洲際飛彈 烏戰之際挑戰拜登亞洲政策
北韓24日試射火星-17(Hwasong-17)「新型」洲際彈道飛彈,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到現場親自督導。(KCNA/AFP)

北韓3月底試射了一枚強力的彈道飛彈,在美國總統拜登訪問歐洲處理烏克蘭危機之際,金正恩此舉被認為是要再次對美國提出挑戰。

北韓當局在3月24日進行了今年以來第12次的飛彈試射,也是平壤自從2017年以來,首次以全程試射一枚洲際彈道飛彈(ICBM)。專家指出,這突顯出在拜登積極應對烏克蘭戰爭的同時,美國在亞洲安全的情勢仍面臨著挑戰。

北韓官媒中央通信社(KCNA)報導指出,北韓領導人金正恩親自監督了名為「火星-17」(Hwasong-17)的新型洲際彈道飛彈試射,以此提升對「美國帝國主義」的核子威懾。這枚彈道飛彈的飛行距離也比北韓過去測試過的任何洲際彈道飛彈,來得更高、更遠。

在北韓進行試射後,白宮譴責北韓「不必要地加劇緊張局勢」,美國國務院並立即宣布制裁數個俄羅斯與北韓的實體和個人。

在拜登於歐洲進行緊急訪問,試圖與西方盟邦,共同對抗俄羅斯對烏克蘭的侵略之際,金正恩發動4年多以來最強大的飛彈試射,被認為是在粗魯地提醒拜登其影響力有限。

立場保守的國家利益中心(Center for the National Interest)的北韓專家卡吉亞尼斯(Harry Kazianis)說:「金正恩決定在拜登政府參加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峰會的期間,要測試拜登政府並讓他們難堪」。他認為,這位被孤立的獨裁者是正在「證明平壤和它的飛彈沒有離開」。

正值西方對抗俄羅斯 拜登應對北韓工具有限

路透社分析指出,北韓這次的飛彈試射,為拜登政府帶來了新的考驗,特別是他正忙於對抗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入侵,並準備迎戰今年11月的期中選舉。

北韓在2017年首次試射洲際彈道飛彈,當時引發國際共同譴責,不過,對美國來說,如今的情勢恐怕變得比2017年更加困難。當時世界強權透過聯合國安全理事會(United Nations Security Council )的決議,對北韓實施了制裁,如今,在安理會擁有否決權的俄羅斯正在烏克蘭議題上與西方國家對抗,也使得安理會陷入分歧。

事實上,北韓在2017年的洲際彈道飛彈試射之後,接著就與當時的美國總統川普進行了一段前所未有的外交交涉,這個外交努力最終沒有成功阻止北韓繼續推動其武器計畫。不過,有專家認為,拜登原本應該可以在這個基礎上,進一步推動與北韓的合作。

美國專門研究北韓問題的網站「北緯38度」(38 North)執行總編輯陶恩(Jenny Town)說:「拜登政府...曾有機會與北韓在更有成效的基礎上,試著開始」。陶恩認為拜登政府其實原本可以在一些建立信心的步驟上有些作為,包含朝向宣布韓戰結束,以及清除人道援助的阻礙等,這些原本在川普任內美韓關係暖化時應該處理的議題。

陶恩說:「但是現在,時機已經過去了」。他認為,在聯合國安理會已實質上癱瘓下,美國擁有的工具也更加有限。

華府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CSIS)的兩韓問題專家泰瑞(Sue Mi Terry)表示:「我們沒有處在一個好的位置...這完全是可預期的」。她也認為針對北韓武器測試的問題,未來可能出現更嚴重情形。近期有衛星影像的分析顯示,北韓的核子試驗場開始出現建設跡象,引發外界擔憂北韓可能重啟自2017年以來首次的核武測試。

金正恩決心發展武力 華府需務實接受擁核北韓

美國海軍戰爭學院(US Naval War College)的北韓專家羅里格(Terence Roehrig)則向法新社表示,「這次的試射無論如何都會發生。金正恩已經勾勒出他具有這些能力。」

羅里格說:「金正恩決心要發展這些能力。它需要進行測試,來確保它可以有效運作,而對話的機會相當渺茫,直到他完成並且能夠從『有實力的位置』說話為止。」

羅里格也認為,美國公開宣稱的無核化目標「極不可能」實現,並認為華府需要適應這個現實,也就是「管理」擁有核武的北韓是唯一務實的選項。

俄羅斯與中國威脅 拜登需取得平衡 

不過,也有分析人士指出,儘管歐洲突然重新成為全球頭號危機,但美國重返亞洲的政策仍將繼續進行,而美國也具有足夠的能力應對來自北韓的威脅。

曾在美國前總統歐巴馬任內,擔任美國國防部東亞事務官員的鄧志強(Abraham Denmark)向路透社表示,拜登在強化美國聯盟上的努力,以及就國際應對俄羅斯侵略烏克蘭所展現的領導力,就意味者「今日對北韓侵犯的威攝能力,已經遠遠更加強勁。」

此外,美國、英國去年同意出售核動力潛艦給澳洲;拜登在烏克蘭戰爭爆發後,與習近平進行長時間的視訊對話;美國、日本、印度、澳洲組成的四方安全對話(Quad),也預計今年上半年在日本舉行峰會,這些都是美國轉向亞洲的行動已經發生,而且持續進行中的證據。

美國霍夫斯特拉大學(Hofstra University)政治學副教授佛里茲(Paul Fritz)說:「雖然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入侵,以及對這部份的巨大外交努力,顯然將繼續消耗拜登政府,但美國別無選擇,只能繼續將目光投向亞洲。」

佛里茲認為:「由於中國持續崛起對美國及其盟國構成挑戰,拜登必須在亞洲的長期戰略利益,與再起的俄羅斯所引發的挑戰之間取得平衡。」

不論如何,在美國持續推動亞洲布局下,對目前正忙於處理烏克蘭危機的拜登來說,北韓不斷升級的挑釁,勢必會是另一個重大威脅,並且也將考驗他在外交上多線作戰的能力。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