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比病毒更可怕的是汙名和歧視 中國卡車司機成為代罪羔羊

  • 時間:2022-04-13 19:08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比病毒更可怕的是汙名和歧視 中國卡車司機成為代罪羔羊
許多中國卡車司機在各地運送物資,行程碼全是星號,幾乎天天都在做核酸。圖為工人在北京一家購物中心外從卡車上裝卸貨物。(資料照片/AP/達志影像)

看了許多中國卡車司機的影片很心酸,除了運價低油價高,在中國各地運送物資,行程碼全是星號,幾乎天天都在做核酸,動不動還被隔離監測上封條,這個社會特殊群體很難受到關注,不少卡車司機萌生了「賣車轉行」的想法。

不過,上海斷供讓這個社會群體得到關注。蔬菜在田裡,物資在超市、庫房不缺,但運輸到消費者手上卻面臨著各種困難。對此,中國交通運輸部強調要確保「三不斷」,公路交通網絡不斷、應急運輸綠色通道不斷、必要的群眾生產生活物資運輸通道不斷。

從「招商引資」到「扶貧對接」  「防疫不利」成為當官指標

疫情創數月新高,多地官員因「防疫不利」遭懲處。地方官為了追求政治正確,採取一刀切的防疫政策,這是為了保住自己的烏紗帽。既不是為了中共中央分憂解勞,既不考慮老百姓的死活。也不考慮社會物資的供應問題。這是地方官員的「懶政」,甚至可以說是胡作非為。

疫情防控壓力陡然提升,各地防控措施也愈發趨嚴,河南直接全境給黃碼,有的地方要求中途經過高風險區的駕乘人員「1天1次核酸檢測」;也有地方要求司機「不得離開駕駛室,無接觸裝卸貨」;更有個別地方,為外地車輛貼上了封條。許多城市對貨運車輛採取層層加碼、一刀切的通行管控措施,部分高速公路服務區關停,部分公路防疫檢測站擁堵,造成貨運受阻、物流不暢,貨車司機跨區域運輸經常要面臨隔離。

卡車司機的一「貸」一路辛酸

卡車司機因行程碼帶星而無法下高速、物流園區不讓進入、住宿遭到驅趕等事屢見不鮮。不久前,甚至出現17噸白菜,因非上海牌車輛無法進入上海,而全部腐爛在車內的揪心消息。

行程遍佈全國各地的卡車司機,成為疫情防控下的「不安全因素」。近日官媒中國青年報和澎湃新聞相繼闡述了「延遲還貸」的必要性,普通人因為城市的停擺陷入了巨大的財務壓力當中。不少卡車司機也是賭上身家貸款入行,盼著多點努力,早日還清車貸。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卡車司機為了躲紅碼,或者頻繁的核酸檢測,早就準備多台手機,到這開這台手機,到那開那台手機,這是防疫的各顯神通。還有人無法理解認為是個人原因,中高風險地區不去就好。疫情期間,如果不是因為沉重的車貸、房貸和養家壓力,誰會在這個時候出來送貨呢?誰不希望在家安安穩穩地陪伴家人?

自掃門前雪 核酸、健康碼、行程碼、通行證矛盾齊發

卡車司機在高速公路服務區的30元人民幣的速食捨不得吃,28元的核酸檢測,眼睛都不眨就做了。可是,很多地方不認可核酸報告,看車牌看行程就直接讓原路返回,許多卡車司機發愁,核酸做了不看,就看行程碼,那做核酸還有什麼用呀?

有卡車司機抱怨,根本不需要到黃碼,行程碼沒星(星星記號,是行程碼裡有路過的中高風險的地名),核酸也在48小時以內,只要是外地車下了高速,立刻來了4~5個志願者或警察來好說歹說,最後只能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調頭上高速找個服務區先停下。不過,也有卡車司機抱怨,即便是綠碼不帶星,仍然好多地方都不讓下。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 「勸返是無能者想出來的歪理

眾所周知,經過了數輪甩鍋不成功後,卡車司機成為攻擊和嫁禍的目標。「勸返」是個偽命題,卡車司機從浙江上高速去江蘇,到江蘇下高速,江蘇說哪裡來哪裡去。結果回了浙江,又因為去了江蘇,浙江又說不能下,折返跑真辛酸。

政府部門一句「哪裡來回哪去」,再不行就來個「想去哪去哪,這不許過」為何叫「勸返」?這是誰發明的詞,卡車司機問:「既然是勸,可不可以不聽勸?」卡車司機心裡明白,你不聽試試,那叫敬酒不吃吃罰酒,卡車司機也知道了,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

延伸閱讀

--上海封城亂象叢生! 員工睡公司 病患家屬上網求助
--從閉環式、動態清零到差異化防控 中國防疫不靠科學只有政治判斷

作者》吳建忠 台北海洋科技大學 通識教育中心 副教授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