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智利省水大作戰 耐旱本土植物華麗翻身

  • 時間:2022-04-21 10:22
  • 新聞引據:採訪、法新社
  • 撰稿編輯:吳寧康
智利省水大作戰 耐旱本土植物華麗翻身
受到嚴重乾旱影響,智利正被迫實施史無前例的限水計畫。圖為乾旱期間的智利朗格水庫(Rungue)。(路透社/達志影像)

隨著智利史上歷時最久的嚴重乾旱邁入第13年,擁有710萬人口的首都聖地牙哥(Santiago)被迫實施史無前例的限水計畫。面對這場氣候變遷下的危機,智利民眾不只全員投入省水大作戰,甚至發動揚棄外來種植物的反歐洲式人行道計畫,要和植物爭一口水。

智利長年乾旱

欠缺水資源的智利在極端氣候下,乾旱已經進入第13年,根據國家氣象局的數據,2021年冬天是本世紀智利最乾燥的一個冬天,在這個傳統雨季中,首都聖地牙哥的降雨量比往年銳減71%。身為拉丁美洲最都會化的城市之一,聖地牙哥對水源的需求尤其迫切,如何在這座擁有491年歷史的城市,為快速成長的人口管理供水已經成為越來越困難的課題。

在1980年代,智利中部平均年雨量將近14英寸(350毫米),到2018年雨量只剩下一半。科學家預測,由於全球暖化,雨量還會進一步減少。根據智利政府估計,智利過去30年來的水資源可用量已減少10%至37%,在2060年之前智利北部和中部可能還會再減少50%。

智利雨季在冬季

智利即將邁入南半球的冬季,而專家對今年雨季能帶來的進帳,預測同樣令人悲觀。目前供應聖地牙哥大部分飲用水的邁波河(Maipo)和馬普丘河(Mapocho),分別只有61%和57%的容量;至於耶索水庫(El Yeso)的容量也只略為超過三分之二。

聖地牙哥首都大區首長奧里戈(Claudio Orrego)已宣佈一項4級的警戒系統,從最低的綠色到最高的紅色,一開始會進行公共服務宣導,再來是限制水壓,最後是輪流限水,其中大約170萬人的停水時間最長可達24小時。

事實上,除了人類要為缺水進行危機處理,樹木也得加入這場省水大作戰。聖地亞哥大都會公園(Parquemet)的水資源主管工程師拉卡勒(Pablo Lacalle)每天都在測量馬普丘河的水位,因為和往年相比,公園今年缺水約87%,他們必須了解園方還能有多少灌溉能力。眼前的困境很難令人相信在15年前,公園擁有充沛的水源來灌溉一切。

搶水大作戰

面對乾旱的現實,這座對首都至關重要的公園決定重用本土植物,推出一項抗旱的重新種植計畫。負責人維拉洛布斯(Eduardo Villalobos)說,園方以原生森林來取代異國種的林朩,3年來已在園區種植10萬棵樹。而園內昔日綠草如茵的大草原也減少了5萬平方公尺,改為種植地方性的耐旱植物。

這種在耐旱前提下,以原生種驅逐外來種的抗乾旱政策,和智利城市建築師塞爾達(Joaquin Cerda)2021年發起的反對「歐洲風格」草地人行道運動有關。他所推動的「Vereda Nativa」、也就是本土人行道(Native Sidewalk)計畫,截至目前已採用25種原生植物物種,來取代佩德羅瓦爾迪維亞諾特大道(Pedro de Valdivia Norte)上約150平方公尺的歐式草地。

塞爾達表示,這些本土種植物更能適合聖地亞哥的氣候,能在長期乾旱和長時間沒有水的環境下頑強生存。現在他們灌溉這些草地的用水量,還不到從前的十分之一。能夠節省用水令人感到欣慰,因為「每一滴水都很珍貴」。

有水不知缺水苦

智利人民對水資源的珍惜源自於切身之痛。在過去,位於聖地牙哥南部的阿庫萊歐湖(Lake Aculeo),是民眾熱愛的渡假勝地,但這座智利的休閒名湖卻在2019年因為嚴重乾旱而從地圖上消失。阿庫萊歐湖消失的如此突然而徹底,就像有人把巨大的塞子拔掉,讓整個湖水突然流光一般。在阿庫萊歐湖消失之後,現在遺留的只有一片乾硬光禿的土地、乾枯的草叢,以及人們盛夏消暑的記憶。

根據世界銀行(World Bank)的數據,智利沿海地區包括雨、雪在內的年降水量,在上個世紀減少了15%至30%,導致多個時期的嚴重乾旱。隨著地球暖化和極端天候加劇,世銀警告,氣候變遷可能改變野火和乾旱等災害的頻率和嚴重程度,為智利的經濟成長和公共衛生帶來風險。這種迫在眉睫的危機,或許能解釋智利人和植物爭水的壓力。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