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親中獨裁者二代小馬可仕勝出 在美中之間走出叉路

  • 時間:2022-05-11 10:23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親中獨裁者二代小馬可仕勝出 在美中之間走出叉路
菲律賓前獨裁者馬可仕的獨子小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 Jr) (RT/達志影像)

5月9日,菲律賓在繼南韓、匈牙利、塞爾維亞、法國等國家後,毫無懸念地選出選前支持率即超過半數的小馬可仕(菲律賓前總統馬可仕之子),由於菲國憲法明定總統不得連任,也讓各路人馬爭相加入選舉。而這也是在較為親中、言詞辛辣、對內採嚴刑峻法的杜特蒂之後,再度對菲律賓人民選舉領袖的口味進行測試。

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烏俄戰爭、經濟下滑、通貨膨脹、油價上漲及官僚貪污等嚴重問題下,此次菲國總統大選反倒未被過度關注,原因就在於,不論哪一位上台都難以在短期內改變這些棘手問題,如此一來,民眾便將焦點置放在候選人個人特點上,亦即個人魅力與期待可以救贖未來國家整體發展的救世主;擁有閃亮政治光環、傳統政治家族勢力與從政經歷豐富的小馬可仕,就如此登上總統大位。

獨裁者二代小馬可仕、薩拉重新詮釋歷史

前菲律賓獨裁總統馬可仕(小馬可仕之父)曾在1972-1981年的九年中實施戒嚴,在那段歲月裡,估計有超過七萬人遭逮捕入獄、超過三萬人遭到虐刑,更有三千多人遭到殺害。而此次出馬競逐副總統大位的薩拉,是現任總統杜特蒂之女。杜特蒂曾在六年執政期間,因毒品戰爭中導致數千人失去生命、更在新冠肺炎防疫中祭出鐵腕,下令逮捕違反居家令的未接種疫苗民眾,並准許軍方、警方及地方公務員,槍殺所有違反防疫規定的民眾。杜特蒂曾表示:「若我不獨裁,國家就不會進步。」也因為這些背景成因,小馬可仕及薩拉更被外界稱之為「獨裁者二代」。

菲國的選制相當特殊,正、副總統是分開選舉,造成正、副元首可能隸屬於不同政黨,而從小馬可仕獲得59%,與薩拉獲得60%的得票率,以及小馬可仕家族亦在參、眾議員及省長職務大有斬獲的情況來看,「獨裁者二代」在菲律賓的市場仍然極為受到歡迎。

小馬可仕擺脫其父陰影翻新自我形象 主打經濟牌及空戰形象牌

小馬可仕無可避免地需背負著父親的原罪,於是多所著墨在社交媒體、網路媒體、互聯網等輿論場的傳播,以選舉新手法吸引年輕選民的認同與目光;另一方面,對於中、高年齡層的菲律賓民眾而言,也像其他曾受戒嚴獨裁治理的國家一樣,緬懷過往大量興建基礎建設、經濟上升飛快、失業率極低的那段榮景時光,小馬可仕更以自己為「菲律賓經濟救星」的形象,將這些曾在戒嚴時期經歷過經濟榮光的民眾,擘劃「菲律賓美好未來的經濟願景」與之連結。

換言之,小馬可仕以新興社群空戰選舉手法吸引年輕人、以未來美好經濟連結過往經濟飛升期的記憶,網羅老、中、青的菲律賓民眾,看看他以如此高的得票,比第二高票的現任副總統蘭尼多.羅貝多多出一倍的選票當選,便可得知已然奏效的選舉策略。

與美國若即若離、與中國穩中向好的關係始終讓人霧裡看花

菲律賓和泰國一樣,都是美國長期以來在東南亞地區的盟友。但泰國因2016年川普上任後與其往來逐漸涼淡,以致美國與泰國間在過往幾年的往來並不熱絡。而菲律賓過往和美國的歷史更是糾纏難解,1945年美軍重返菲律賓;到馬可仕時代對美國的外交追隨;到女總統阿基諾時期進行大刀闊斧的政治改革,停止美菲軍事基地協定、撤除美軍蘇比克灣基地與克拉克空軍基地;到2012年美菲重新回復原狀,美軍可使用菲國基地等。

直到2016年,杜特蒂上台後,美菲關係進入低谷,歐巴馬更曾因杜特蒂表示「菲律賓不再是美國殖民地」而與之取消會晤;此外,杜特蒂亦撤廢過去20年向長期盟友美國提供安全毯的《部隊訪問協定》,雖然隨後收回廢止,但菲國與中國的關係卻不斷穩固、交好,換句話說,從杜特蒂開始,菲律賓與美國的關係一直維持著若即若離,與中國的關係則為穩中趨好。

小馬可仕外交策略親中但仍與美國維持盟邦關係 與美中走出「叉路」

反觀即將上台的小馬可仕,外界預測其將與中國的關係更加親近,望藉此獲得更多合作項目,並期待中國在菲律賓的加大投資。雖近年來,菲律賓與中國因為南海問題關係愈趨緊張,南海仁愛礁的主權問題、中國人造島嶼軍事化問題,都讓中菲兩國時有衝突。小馬可仕若要一昧親近中國,將可能遭到軍事單位與民眾的反彈,預料上台後,菲律賓與美國間仍將維持友好的盟邦關係,至少在與美的大規模的聯合軍事演習上並不會中斷。菲律賓與美中的關係雖走不出「第三條路」,但必會以其自我為出發對美中走出有利自己家族的「叉路」,估計在對中國的層面,小馬可仕與薩拉應是毫無懸念的相互一致。

延伸閱讀

--小馬可仕大幅領先 諾貝爾獎得主:菲媒危在旦夕
--長女莎拉競選副總統大勝 顯示杜特蒂聲望仍高

作者》許慧儀 國立臺北教育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兼任講師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