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拜登亞洲行直球對決中國 打造以美國為中心的晶片聯盟

  • 時間:2022-05-25 09:24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拜登亞洲行直球對決中國 打造以美國為中心的晶片聯盟
「四方安全對話」峰會24日在東京登場。左起為澳洲總理艾班尼斯、美國總統拜登、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印度總理莫迪。(圖:取自艾班尼斯推特)

美國總統拜登展開2021年1月上任後首次亞洲之行,訪問南韓與日本;相比川普於2017年1月上任隨即於11月開啟亞洲之旅,訪問日本、南韓、中國、越南及菲律賓等五國,拜登的印太行顯得時間晚一點、範圍小一點、針對性高一點、戰略目的更強一點,尤其在今(2022)年2月美國正式公佈印太戰略後,本應將目光焦點完全放在亞洲,卻因新冠疫情、烏俄戰爭打亂佈局印太的節奏,亞洲之行必須等待疫情即將終結與戰爭臨近尾聲才能啟動。

此次拜登亞洲訪問雖僅前往南韓與日本,反倒更加突出某些強烈的戰略意圖,「群戰」、「拉攏」、「推銷」、「穩固」等濃厚意味,顯見與川普時手段的大相逕庭。

出訪前召見東協領袖做大外宣 美日印澳5500億美元力抗中國一帶一路

相較於2017年川普亞洲行仍有出訪菲律賓與越南,拜登顯然仍將印太戰略的中心點放在「四方安全對話機制(QUAD)」之中。趕在5月12-13日於美國華盛頓舉行的美國-東協特別峰會,邀請東協十國領袖(緬甸、菲律賓未出席)齊聚美國本土,會議中宣布將投入1.5億美元與東協國家在氣候、教育、海上安全和公衛等4大領域合作,某種程度是在亞洲行未訪問任何東南亞國家預先施打預防針,並打算以「印太經濟架構(IPEF)」給點甜頭,降低RCEP的衝擊。

另外,由於外界對於IPEF對於東協的助益多所批評,美日印澳決定在五年投資五百億力抗中國一帶一路,以抗衡中國在東南亞國家所綁定的基礎建設。換言之,等同用另外一種方式補貼東協。

僅訪韓、日 繞過中國卻更在意中國 以群戰壓制直球對決中國

在川普2017年亞洲行程中,訪問中國被視為行程的重中之重。在川普時期,偏愛一對一的單挑戰略與抗衡國作斡旋,甚至以美國單一國挑戰對造多國,這使得當時美國在國際上頻頻樹敵,並與過往關係密切的盟友漸行漸遠、同床異夢。

如今,拜登雖在此次亞洲行僅造訪南韓與日本,直球對決中國的針對性更為強烈,以鞏固「四方安全對話機制(QUAD)」為目的,拉攏南韓進入IPEF,而南韓也爭取進入QUAD及AUKUS;尤其現任總統尹錫悅的親美立場及多次表示追加部署薩德系統,皆讓美國打破前例,如:火速第一時間致電當選總統,為其維穩;及罕見主動訪韓先於日本等,讓南韓感受美國對其看重程度和暖心感受,畢竟南韓是就近監視中國與北韓,也是半導體供應鏈的重點經濟合作國家。

日本是美國在亞洲的密切盟友,「群戰」與「穩固」是訪問的主旋律,和緩韓、日關係也是順道目的,印太戰略、IPEF、AUKUS及QUAD南韓若能入內,對於美國在亞洲的戰略必是如虎添翼。

而印度雖是QUAD的合作夥伴,受到世界各國的歡迎,但其心多異,與俄羅斯在防務關係密切,美國極力拉攏南韓,某種程度是在預防未來印度退群QUAD後的崩壞。

拜登親向韓國招商引資 打造以美國為中心的晶片聯盟

拜登首站抵達南韓,除拉攏意味濃厚,目光則是放在晶片。三星是世界上三家最先進晶片製造企業之一(另有台積電、英特爾),尹錫悅日前於國會發表施政演說,明確表達透過IPEF,強化全球供應鏈合作的方案;而在去年11月三星亦宣布投資170億美元在美國德州興建先進製程的晶圓廠,強化美國半導體業,預計創造超過3000個高科技工作機會;加上台積電在亞利桑那州投資設廠的120億美元,都為以美國為中心的晶片生態系奠定基礎,這也是拜登在此天時、地利、人和的條件下,打造以美國為中心的「晶片聯盟」,亞洲行首訪南韓的原因。

印證IPEF是以QUAD為主體的選購商品

IPEF在去年商務部長雷蒙多宣布後,內容及形式引發外界多所猜測。主要認為是美國彌補退出TPP及減輕中國RCEP衝擊的經濟牌,主要圍繞以QUAD為核心往外延伸。但印太經濟架構自宣布後,範圍及前景未明屢遭質疑,美國亦未提出更加明確內容,且限制亞洲國家市場的准入,有美國「選擇性」國家進入的意味。換言之,若美國將之視為印太國家與中國經濟脫鉤的另一選擇途徑,恐先釐清美國與中國應如何「解離」。東南亞國家若要憑藉此架構決斷與中國經濟依存,是難上加難,這也是為何東協國家對於印太經濟架構紛表興趣不高的主要原因。

由此看來,IPEF恐為美國印太戰略的選購商品,是否能夠成為熱賣商品,以目前出台力道與施作細節可能離現實還有一段相當大的距離。

延伸閱讀

--Quad是什麼?一次看懂「四方安全對話」
--拜登「軍事保台」有其戰略意義 並非口誤更不是失言!

作者》許慧儀 國立臺北教育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兼任講師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