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台灣社會對南加州槍擊案的反應 看見兩岸文化大不同

  • 時間:2022-05-27 13:08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從台灣社會對南加州槍擊案的反應  看見兩岸文化大不同
南加州的日內瓦長老會教堂(Geneva Presbyterian Church)5月15日發生致命槍擊案,受害者多為台裔。(路透社/達志影像)

最近感到最為震驚和悲痛的一件事就是發生在南加州的槍擊案,嫌疑人為極端份子,闖進一間以老年人為主的台灣長老教會,甚至鎖閉大門,企圖殺害教堂內每一個人。剛好陪同媽媽來這裡禮拜的鄭醫師,勇敢上前和兇手搏鬥,在爭取到的短暫時間內,牧師拿椅子砸向嫌疑人,一群弟兄上前制服他,最終將人制服再報警處理。鄭醫師的英年早逝令人覺得惋惜,同時也為他勇敢上前感到敬佩。

悲劇發生後  審慎避免二度傷害

很多台灣媒體、網民在就事論事的前提下,一直在揣摩和斟酌要如何介紹這位嫌疑人的身份。這位嫌疑人是外省人二代,年輕時移民到美國,之後他在很多文件上都寫自己的出生地為「中國」,所以讓美方一度認為他是中國人。此外,他本人還接觸「和平統一促進會」,不過該團體很快就澄清:嫌疑人曾參加過幾次活動,但因為思想太偏激,之後就保持了一定距離。同時,警方確實在其車內找到一些筆記,證明此人偏激地認為台灣必須是中國的一部分。由此也推測出,他可能由於「政治動機」引發極端仇恨,才選中在美國的台灣教會犯案。

嫌疑人周先生身份背景複雜,報導時稍不注意就可能造成對某個群體的歧視。如何在清楚介紹他身份背景的同時,又不武斷地冒犯任何一個群體,是不容易的。首先,他最敏感的身份是外省第二代。光是強調這個身份,就可能會使得台灣目前的外省後代感到被歧視。其次,他是合法槍枝持有者,這一點表述不準確,又會涉及到「是否應該持有槍枝」的問題。

的確,外省第二代、中國人、槍枝持有者、和平統一促進會這些團體,所支持的政治立場、思想背景可能各不相同,也可能過於小眾,不符合主流觀點。但這些身份並不是嫌疑人作案的必然原因,這次悲劇是一次偶發事件,從種種跡象來看,嫌疑人的心態也是非常極端和少有的。台灣大部分媒體,在報導這起案件的時候,確實有小心分辨這一點,沒有把這次悲劇變成對某個群體的歧視,甚至是攻擊,這一點很冷靜、很客觀。也說明大部分媒體人,甚至可以說大部分台灣人,心態是包容、友善和清醒的。

簡單粗暴與配合當局  主導中國輿論走向

或許對於台灣人來說這並不算什麼。不過作為一個中國人,兩相對比之後,我發現中國仇恨情緒過於普遍。例如,前段時間北京疫情嚴重,政府一直使用「北京健康寶」反應各人的信息。4月底,新浪微博的空降一條熱搜「北京健康寶被境外駭客攻擊」,網友腦海中立刻編排出一則故事「美國作為抗疫失敗第一大國,利用駭客擾亂中國抗疫,實在太壞了!」這種猜測不僅無腦而且很壞。

寫作時,我在知乎平台上搜索跟美國和台灣相關的話題,在「你所接觸和了解的台灣人是怎樣的?」這個問題下,基本上每一個評論都很負面,也帶著貶低意味。大部分中國人聽見台灣人稱自己不是中國人的時候,都會說「我當時就想要/直接罵對方」,極端的人說自己要動手打人。關於美國的話題則更加可怕,「陰謀論」的猜測佔絕大多數,不僅有「中國人仇美的話題」,也有「美國人仇華」的話題,每一題都說得頭頭是道,有人分析自己的經歷,曾經在美國哪裡被某個人不友善對待。也有自稱歷史愛好者的人,裝模作樣分析美國歷史,得出結論是「我就是不喜歡美國」。

作為一個在台灣生活兩年,在美國生活快一年的中國人,我在台灣和美國從來沒有受到過歧視,當地人待我以及我的家人非常友好,我離開台灣以後,台灣朋友一直告訴我台灣始終歡迎我再回去,朋友擔心我在美國不習慣,特別從台灣買了「四川拌麵」寄給我。在「同根同源」的中國人中間也會常碰壁。

鼓勵仇恨的政府  最終將反受其害

受到台灣人的「友善」教育以後,我不會再像以前一樣武斷的批評說「中國人都很不友好」,我希望我遇到不友好的例子都是個例而已。不過,不得不說,中國社會中的「仇恨情緒」相對濃厚。這與共產黨有很大的關係。早在毛澤東時代,為了分化人民,他把共產主義思想中的「階級鬥爭」本地化,發動農民「鬥地主」,大肆煽動農民和地主之間的矛盾,通過鬥地主、把地主的資產獎勵給農民,收買底層人心。之後,「階級鬥爭」成為共產黨的當家本領之一,其本質就是「收買一群人、打壓一群人」,通過樹立「假想敵」來團結群眾。在從前,地主就是假想敵,現在,美國、台灣都是假想敵。中國人心裡如果一直有一個「敵人」阻礙他們的幸福生活,社會中仇恨感和憤怒感就會很嚴重。

有時候人們會說「仇人的仇人就是朋友」,這種用仇恨感拉來的合作關係完全不會長久。反而助長了社會中的敵對氛圍,人與人之間無法彼此信任,這是在無形地拉高社會運作成本。作為專制國家,在人民一致對外的時候,政府更容易掌控,然而一旦人民槍口對向政府,官民之間矛盾到了不可消化的地步,一場惡戰就很難避免!唯有包容、友善、和清醒的態度面對問題,才可望停止流血和犧牲。

作者》任瑞婷 秋雨聖約教會基督徒,因受中國宗教迫害曾來台避難,後獲政治庇護赴美定居。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