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俄羅斯致天然氣危機 凸顯歐洲綠電儲能問題

  • 時間:2022-06-14 20:00
  • 新聞引據:採訪、路透社
  • 撰稿編輯:張雅涵
俄羅斯致天然氣危機 凸顯歐洲綠電儲能問題
儘管歐洲正加速轉向使用潔淨能源,卻面臨綠電儲存裝置容量不足的問題。(示意圖/pixabay)

莫斯科入侵烏克蘭後,歐洲努力要擺脫對俄羅斯進口石化能源的依賴,加速綠能轉型,不過,業界人士關注,儘管歐洲正加速轉向使用潔淨能源,卻面臨綠電儲存裝置容量不足的問題。此外,現在有一批創新的能源儲存公司想要參與這股綠色浪潮,卻發現面臨到融資與現行法規障礙等問題。

歐洲想擺脫俄國能源 加速轉向綠能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引發整個歐洲大陸對天然氣供應的擔憂,並激發應加速往綠色能源過渡的呼聲,來擺脫對俄羅斯天然氣的依賴。分析人士指出,隨著歐洲的這波綠色浪潮,各國更加速轉向使用風力和太陽能等潔淨能源,不過,要怎麼擴大綠色能源的存儲容量,對於確保供電穩定至關重要。

歐盟極度仰賴俄羅斯天然氣,在烏戰前,歐洲逾40%的天然氣由俄國提供,莫斯科在面臨西方的一連串制裁後,則以降低供應反制。

對此,歐盟執委會在5月公佈一項高達2,100億歐元的資金,要幫助歐洲終結對俄羅斯化石燃料的依賴。歐盟執委會並提出一項具有法律約束力的目標,計畫在2030年前,把歐盟的再生能源佔比,從現在的40%提高至45%。

再生能源電力怎麼儲存傷腦筋

但業內專家表示,儘管隨著世界各國政府努力建造更多的再生能源發電裝置,來實現全球的氣候目標,不過一項關鍵挑戰是,儲存綠電的能力卻已經落後。

歐洲能源存儲協會(EASE)負責人克萊倫斯(Patrick Clerens)表示,歐盟需要在2030年前,將其綠電存儲容量擴增3倍以上,這樣才能充分支持其綠色轉型。

他說,這意味著,在未來8年,平均每年須設置約14百萬瓩(GW)的存儲容量。

克萊倫斯告訴路透社,「這是一項巨大的努力。我們將需要任何現有的存儲技術。」

本世紀中實現淨零碳排 須擴充綠電儲存容量

此外,要實現巴黎氣候協定(Paris Agreement)的關鍵目標,也就是在本世紀中左右實現淨零碳排,國際能源總署(IEA)在去年估算,在2030年前,綠能電力儲存裝置必須擴增35倍。

克萊倫斯說,烏克蘭戰爭更對這項努力增添緊迫性。目前歐洲國家在再生能源發電量較低時,需要燃燒天然氣來支撐供電。

主流儲放綠能方式 傷害環境是缺點

專家指出,在擴充綠電儲存容量的同時,多元化電力儲存方式也很重要。

現今使用最廣泛的綠能電力儲存方案包括,將電力儲存在水電站或鋰電池中,不過都有其缺點。

例如,水壩建設有其地理限制,且會對當地環境造成不良影響。而鋰電池的使用年限約10年,批評者認為,這個使用年限太短,此外,製造電池需要鋰和鈷等原材料,其開採過程也被批評對環境造成危害。

這些限制讓人們更加渴望,有其他更好的儲電替代方案。

路透社報導指出,已經有多家公司看準這項需求,正在加速開發儲放再生能源的新方法。

新型態儲存綠能方式富具潛力

其中一個可能的替代儲存方案是壓縮空氣儲能電廠。

這是一項目前極少被運用的儲能技術,原理是使用多餘的綠能電力,將空氣壓縮到地下洞穴或其他空間密封起來。當需要電力的時候,則可釋放被壓縮的空氣,來推動風力發電機發電。

另一種系統是利用重力原理。

英國Gravitricity公司發展的儲存電力方式是,使用剩餘綠能電力將重物舉到廢棄的礦井上。接著重物會慢慢被放下,藉著這個過程再驅動渦輪發動機來發電。

還有一種存儲方式是,將綠電先轉化為可燃氣體,這通常是氫氣,在需要的時候再燃燒氣體來發電。

新儲能技術優點多 融資卻成問題

支持這些替代方案的人認為,這些設施可以被設置在廣泛的地方,且只需要簡單的維護,就可以使用數十年之久。

不過業界人士指出,現在關鍵的問題是融資。

大多數此類的新型態儲能公司雖然已經開發了試驗點,不過都還未能建造他們的第一個大型工廠。這些公司認為,目前的主要障礙是,很難說服投資者投入大筆資金。

Gravitricity的執行董事布萊爾(Charlie Blair)說,「我們面臨到和世界上幾乎所有再生能源技術一樣的挑戰,也就是,在一開始,這些技術相對昂貴。」他補充說,「投資者有點緊張是可以理解的。」

儲電新創公司躍躍欲試 現行法規跟不上

此外,不完善且過時的監管法規是另一個問題。

這些創新的電力存儲公司抱怨,許多國家仍然把建設儲電廠視為政府和大型電力公司的工作,儘管許多新創公司對投入建設與經營躍躍欲試。

德國「重力儲存公司」(Gravity Storage GmbH)的執行董事波德(Sven Bode)說,「大多數能源市場的法規,都沒有針對電力儲存作出合適的規定。」

儲電公司要獲利,通常是藉由在低價時買進電力,在電價高的時候售出,不過在某些地方,這項獲利策略卻遭遇困難。

像是在德國,儲電設施被視為終端的能源消費者,這意味著,儲電公司要為購買來轉售的電力支付稅金,使得成本提高。

此外,政府對於長期的電力儲存方案也缺乏鼓勵措施,像是將夏季的大量太陽能發電儲存起來,以備在能源需求較高的冬季使用。

歐洲能源存儲協會負責人克萊倫斯呼籲,歐洲亟需一個完善的綠能電力儲存策略。他解釋,「如果我們在擁有剩餘能源的時候丟棄這些電力,並在缺電時燃燒進口天然氣,那麼推出再多的再生能源設施都是沒有意義的。」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