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香港不確定性持續升高 亞洲金融中心地位動搖

  • 時間:2022-07-15 12:00
  • 新聞引據:採訪、韓聯社;Nikkei Asia
  • 撰稿編輯:黃啟霖
香港不確定性持續升高 亞洲金融中心地位動搖
受到民主倒退與疫情影響,香港作為亞洲金融中心的地位岌岌可危。(美聯社/達志影像)

香港向來被視為亞洲首要的金融中心,不過,在中國對香港實施國家安全法,收緊對香港的控制,加上應對COVID-19(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疫情大流行的作法引發爭議之下,外國的資金、公司和專業人才持續撤離,不但衝擊香港的經濟,也令香港亞洲金融中心的地位岌岌可危。

香港主權移交25年 亞洲金融中心地位岌岌可危

香港剛在7月1日舉行了香港主權移交25週年紀念,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還親自前來主持儀式。然而,韓聯社也在同一天推出專題,指香港主權移交25年來,最明顯的改變就是「民主大倒退」,而目前正面臨人才外流和外資出逃的情況,也動搖香港「亞洲金融中心」的地位。

接著,在7月11日,即將離任的美國駐港澳總領事史墨客(Hanscom Smith)在美國商會(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發表告別演說時警告說,香港政府「粗暴且令人不寒而慄」的動用國家安全法,威脅到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角色。

這些不斷出現的訊息一致指出,在目前中國的統治之下,香港作為亞洲金融中心的地位正岌岌可危。

日本經濟新聞(Nihon keizai)駐香港記者木原雄士(Takeshi Kihara)也撰寫專文,指稱香港雖然吸引更多來自中國的金錢和專業人士,但外國的資金、公司和專業人士則是持續逃離香港。

木原雄士指出,香港在1997年主權移交時,中國曾經承諾,讓香港在「一國兩制」下維持高度自治。然而,習近平正使用兩套標準:政治上的「一國」,以及經濟上的「兩制」,讓這座城市成為他的錢袋,也讓香港作為亞洲首要金融中心的地位面臨危險。

香港曾為中國經濟扮演重要角色

香港交易所集團行政總裁李小加(Charles Li Xiaojia)向日經亞洲指出,在過去25年,「香港為中國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第一是貿易,其次是直接投資,第三是資本市場(的開發)。」

在1997年,香港佔中國整體經濟的18%,但今天只佔2%;在同一時期,在香港掛牌的中國公司從101家大幅增加為1,370家,這些公司佔香港股市市值的78%。

2021年,在香港設立亞洲總部的中國公司有252家,美國企業有254家。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副教授莊太量(Terence Chong)指出,在1997年之後,中國企業已經主控了香港市場。

此外,香港也扮演了資本進入中國的管道。

在2021年,對中國的直接投資當中,76%經由香港進入,比1997年的46%大幅成長;而外國對中國股市的投資,則有22%經由香港,債券方面則有28%經由香港。

許多中國公司也透過香港匯回海外收益。這是因為香港與中國不同,港幣與美元掛鉤,並未實施資本管制。

香港國際化降低 經濟地位也降低

受惠中國的經濟實力,香港推升了作為金融中心的地位。金融服務現在佔香港國內生產毛額(GDP)的23%,而在1997年則只佔10%。但是,日本知名香港專家、立教大學(Rikkyo University)政治系教授倉田徹(Kurata Toru)指出,隨著中國減緩資本管制自由化的腳步,「香港在擴大國家經濟方面的角色已經降低」。

在此同時,香港的國際化也正逐漸減弱。中國投資人經由「滬港通」,使得他們在香港所有股市投資中,佔了一半以上;而美國投資人則從1997年佔超過40%,大幅減少為不到20%。

外國銀行設辦事處 新加坡首度超越香港

隨著美國與歐洲金融專業人士撤離香港,他們的位置日益被來自中國大陸的人士取代。香港在2021年發出大約2,600張工作簽證給海外金融工作者,與2019年相比大幅減少了將近50%。

另外,截至3月底,總共有126家外國和中國銀行,將主要辦事室設在香港,比2014年減少了8%;而在同時,則有127家外國銀行在新加坡設立主要辦事處。這是新加坡19年來首次超越香港。

外國機構和專業人士逃離香港的情形,並不僅出現在金融部門。外國律師的人數和律師事務所的數量,也在2019年的高峰之後持續降低。海外法律專家的急遽下滑,可能對香港的司法系統構成重大威脅,因為這是「一國兩制」架構的基礎。

外資與人才相繼撤離 香港的未來大受懷疑  

日本經濟新聞的木原雄士指出,自從2019年香港出現大規模民主示威,香港政府在2020年實施港版國安法之後,香港社會已經出現重大變化。加上中國應對COVID-19的爭議做法,促使許多美國和歐洲的公司和專業人士離開香港。

此外,資金也開始流出香港。根據全球最大的避險基金數據平台Eurekahedge,香港避險基金在6月管理802億美元基金,比2019年大幅減少了17%。

在香港的司法與政治基礎充滿不確定性之下,這個前英國殖民地,以亞洲金融中心的地位發揮功能,到底還能持續多久的時間,實在大有疑問。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