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場遊戲一場夢 中國-中東歐合作機制10年玩完

  • 時間:2022-08-18 09:13
  • 新聞引據:中央社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一場遊戲一場夢 中國-中東歐合作機制10年玩完
圖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21年2月9日主持「中國-中東歐國家領導人峰會」。(網路圖片)

剛滿10歲的中國-中東歐合作機制最近被波羅的海國家「退群」,雖然上月該機制所謂旗艦計畫的克羅埃西亞大橋風光慶完工,但專家分析,對更多經濟計畫延宕的失望和對中俄交好的疑慮,是這個機制走向終結的致命傷。

連接克羅埃西亞南境國土的佩列沙茨大橋(Peljesac Bridge)在7月28日完成合龍,當地媒體表示最快明年春天通車,但合龍前2天已先辦了通車典禮,中國總理李克強透過視訊致詞說:「希望佩列沙茨大橋這道絢麗的彩虹…照亮中克、中歐關係與合作的未來之路。」

用稍縱即逝的彩虹來象徵這座橋的外交意義,應該十分貼切。中方一直宣傳它是中國-中東歐合作機制(簡稱China-CEE)的旗艦計畫之一,也是「一帶一路」在歐洲的重要成果,但一來這座橋的地理位置其實只對克羅埃西亞境內交通具重要性,二來建橋經費5.5億歐元(約新台幣167億元)的85%來自歐盟補助,中國路橋建設集團是得標建商,而且曾因低價搶標被奧地利競爭對手告上法院。

中國承諾不再是承諾 

美國智庫「佘契爾自由中心」(Margaret Thatcher Center for Freedom)資深政策分析師柯奇斯(Daniel Kochis)指出,中國-中東歐合作機制下的經濟計畫更常見的狀況,是像連結塞爾維亞首都貝爾格勒(Belgrade)和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Budapest)的高速鐵路專案:從原定2018年通車延到2024年,而且也從高鐵變一般鐵路。

中國-中東歐合作機制始於2012年,從最初因涵蓋中東歐14國暱稱「14+1」,到2019年希臘加入達到最高峰「17+1」,但隨著去年立陶宛退出、今年8月另2個波羅的海國家愛沙尼亞、拉脫維亞宣布退群,外傳下個可能是捷克…加號變減號,使近來歐美學者紛紛形容該機制正「緩步死亡」、「宣告終結」。

波蘭學者柯瓦斯基(Bartosz Kowalski)在美國智庫詹姆士敦基金會(Jamestown Foundation)撰文分析,對這個連結中東歐的平台,中國想的是促進高階官員和民間交流,透過定期高峰會等外交形式,作為與歐盟及德、法等大國交涉的籌碼。

你圖政治 我要經濟

但中東歐國家期待的許多中國所提經濟開發合作計畫,卻是雷聲大、雨點小,10年來很少實現,甚至還讓小國陷入債務深淵。

柯奇斯發表在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的專文舉例,巴爾幹半島小國蒙特內哥羅(Montenegro)計畫建一條從港口通往貝爾格勒的道路,2014年與中國進出口銀行(Exim Bank)簽約貸款10億美元(約新台幣300億元),並由路橋建設承包,結果工程進度延遲3年、包商被指控破壞環境、道路被諷為通往不知處,而相當於政府年度預算3分之1的債務壓力,也讓蒙特內哥羅產生中國會否藉此控制港口,擔心成為「下一個斯里蘭卡」。

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去年公布中國與中東歐合作機制的貿易量在2020年首度突破1000億美元,成長率8.4%。但中國官媒沒說的是該區國家對貿易赤字的不滿。

以其中經濟規模最大的中東歐國家波蘭為例,根據中國-中東歐研究院(China-CEE Institute)數據,波蘭自中國進口金額是它對中國出口的10倍,2020年創下破紀錄的對中國貿易赤字330億美元。

中國不值得信賴

對雙邊經濟成效的失望,加上中國因立陶宛親台而以貿易及政治報復的「戰狼式外交」,使中東歐國家越來越不愛配合中國演出。而近2年中國-中東歐平台的高峰會辦不起來、往來層級降低、中國外交官出訪此區遭冷待,還有一個新因素。

「巴爾幹洞察」(Balkans Insight)近日刊出東歐研究學者卡臣斯基(Piotr Maciej Kaczyński)專文,他認為中東歐國家與中國交往的主要框架已經從經濟轉為安全考量,該區國家對中國越來越覺得不可信賴,甚至憤怒,關鍵就是中國對俄國發動侵略烏克蘭戰爭的姑息態度。

他並指出,羅馬尼亞與中國的所有合作專案幾乎都凍結,斯洛伐克直通中國的貨運列車計畫也很有問題。除了匈牙利是明顯的例外,其他中東歐國家與中國的關係不是停滯就是已決裂或接近決裂。

匈牙利正好是10年前中國-中東歐機制成立的所在地,如今只剩它高調站在中國身邊,而中國電池大廠寧德時代12日宣布在匈牙利投資73.4億歐元建廠,這個該國史上最大外資案會成為怎樣絢麗的「一道彩虹」,且拭目以待。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