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水:收教所日記——別拋棄絕望(三四)

  • 時間:2022-09-30 20:0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劉水:收教所日記——別拋棄絕望(三四)
深圳收教所囚犯被強制參與穿繩工序的出口「勞改產品」之一塑料包裝袋。作者剪裁塑袋上印製的「海島烤架」等重要信息部分,夾在日記本中,委託獲釋難友匿藏帶出。作者參與製作的「勞改產品」品類繁多。(圖:劉水提供)
「絕望」本意是指極度失望。「拋棄絕望」即擺脫失望。而「別拋棄絕望」——因絕望而生絕地反抗、求自由的信心。蘇俄知名詩人曼德斯塔姆被史達林迫害而死,其夫人在回憶錄中寫道:是絕望支撐她活下去,活到史達林死亡。


2004年10月7日(續)

收容教養人員《五要五不准》行為規範

五要 

1.要嚴格遵守國家法律、法規,樹立正確的人生觀、道德觀。 
2.要自覺學習,深挖違法犯罪根源,服管服教,自覺遵守所規所紀。 
3.要愛護公物,按時作息,搞好個人和環境衛生,保證衛生整潔。 
4.要舉止端莊,禮貌用語,保持健康良好的精神風貌。
5.要積極參加勞動,服從勞動分配,保質保量完成勞動任務。 

五不准

1.不准造謠生事,傳習淫亂思想,傳播反動言論。 
2.不准恃強淩弱,欺壓、體罰、勒索侮辱他人。 
3.不准賭博,以物易物,相互贈送和調換物品。
4.不准喧嘩、起哄鬧事,相互包庇、隱瞞違法行為。 
5.不准消極怠工,破壞生產秩序,損壞勞動工具。 

幾個一年期的難友: 
蔡惠情,廣東人,28歲,囚犯夥房。
郭華勝,四川人,25歲。 
李建平,四川人,26 歲。 
謝友旺,湖北人,55 歲。 
肖章友,四川人,30 歲。


2004 年10 月18日 晴 

日記本帶出已有數日,沒有紙張寫,日記停頓下來。有這樣幾件重要事情需要補記。

16號開始在工廠幹活,跟其他犯人一樣計數量。過河拆橋啊,比賽榮譽都讓中隊拿去,體操隊沒有了利用價值。前幾天趕貨,上午訓練,下午定量 80——100個不等。給塑料包裝袋裝底、穿繩。袋上印刷「ALDO」品牌和「http://Aldoshoes.com」網址字樣。先後做了幾百種不同品牌的包裝袋,上面全是外文,看來都是在中國大陸來料加工的出口商品。這個品牌 「ALDO」看網址是做鞋子的,不清楚是哪個國家的(補註:出獄後查知,ALDO是加拿大的知名皮鞋品牌)。向派駐囚犯工廠的代工廠家技術員打聽,他們說產品都是出口的。 我們做的是最後一道工序。這就是國際上禁止的「勞改產品」。

我曾在塑料袋底部紙板上寫上幾句英文,註明是產自中國深圳的「勞改產品」,與其它塑料袋打包在一起,飄洋過海。

10月15日上午,乘囚車去女隊禮堂彩排廣播體操,下午2:30 再去參加正式比賽。這是我入監近六個月來第六次去女隊。原是那座禮堂,前廳懸掛著紅底白字條幅「深圳市收容教育所學員廣播體操比賽」。照例有男女四個中隊參賽,每隊參賽學員32名。男隊在座都是參賽犯人,三個女中隊除參賽者外,每隊只抽選十多個其他女犯觀看。

比賽結果出乎意料, 男隊拿了團體一等獎,還有一個10人小組賽,男隊獲得二等獎。 

晚飯後,龍崗區分局批下7月1日——10 日入監的獲釋者名單,體操隊4名學員,因為獲得團體獎,特許在所部下班以後辦理手續解教。沒有解教費的、其它區同期入監的都沒批下來。 

14日踢球休息時,跟王管教聊天,他看似隨意說出:在大街上碰見了獲釋的蔣誌表和陸文軍,一起吃飯、喝酒和打麻將,路向我問好。

我明白怎麽回事,他們當然不是隨意遇見。陸文軍釋放前,我曾在監倉給他出過一個點子:他們公司做服裝,出去以後可以跟收教所合作,免去人工……王主管工廠。

王管教又委婉說起聽葉管教反映有學員在吸煙,暗示管教都知悉我偷偷買煙吸煙。彼此心知肚明,我呵呵應付而過。 

最近一段時間把《挪威的森林》重讀了一遍。村上春樹擅長心理描寫,尤其是寫到渡邊徹去療養院看望直子和玲子,夢幻、高雅而恬適,他們在一起兩天時間,讓讀者非常神往。看完這本又重讀了一遍《挪威沒有森林》,據前言介紹是日本一女作家續寫而成。今天恰巧看到《深圳特區報》的一篇文章揭底,原來是中國一男子狗尾續貂,冒充日本女作家。如果客觀評價續集,意境接近,文筆還好,也算一個高手。但假冒日本女作家作為噱頭,還是讓人大倒胃口。

現在中隊管理都是王曉海沖在前面,整天亂喊亂叫,把犯人象捏在手掌裡的橡皮泥,隨心所欲,不懂得依法管理和尊重學員。 

(補註:勞改產品即監管場所犯人勞動生產的出口產品。中國海關也規定嚴禁出口「勞改產品」,但在生產環節監管並不嚴格,普遍存在藏匿、冒名現象,或者政府各部門故意為之,於是「嚴禁出口勞改產品」有名無實;在西方國家看來,犯人的人權需要得到充分保障——包括無毒無害生產環境、休息權、獲得報酬權等等。「勞動改造」是中國監管場所首要原則之一,援引自前蘇聯勞改營制度,以期通過勞動洗刷犯人好吃懶做的習性,同時獲得個人技能、適應社會的方式,此外還有思想改造,但在本質上侵犯人權,並與西方犯人人權觀念產生沖突。)


2004年10月19日,晴,乾燥,氣溫23——30 ℃

今天給小塑料包裝袋裝底、穿繩,做了140個,其中別人幫我做了50個左右。 

下午收工後,全體體操隊員被喊到中隊辦公室,席地而坐。肖隊安慰了一番,又告訴大家11 月份不用計產值,得了一等獎就給你們算一等獎的獎勵,不再另外計獎。最後,他問大家還有什麽要求。我說伙食太差。他答,如果有學員每月捐贈一頭豬就能改善夥食;並說,所裡飯館的伙食不衛生,擔心吃壞學員肚子,才取消了加菜。看來他並不把犯人的溫飽當回事,亂找藉口。犯人每天要交伙食費10元,肉、蛋、魚什麽都能買到,可吃不到,伙食費都被獄警克扣貪汙了。 

出乎意外,今天沒人解教。體操隊有人問什麽時候解教?肖隊解釋管理科趙科長去各分局催問,現在已經到下班時間,他還沒回來。

(待續)

劉水  異見人士,資深媒體人,自由作家。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