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曾罷黜趙紫陽的中共「深層中央」還能左右政局嗎?

  • 時間:2022-09-26 17:38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曾罷黜趙紫陽的中共「深層中央」還能左右政局嗎?
習近平近日遭軟禁的傳言滿天飛,過去曾經在中共歷史上影響領導人去留的「深層中央」,這次會再度發揮作用嗎?(CARLOS DE SOUZA/Unsplash)

記憶中的七十年代,只要有廣播的地方,這首歌曲每天都會播放:『東方紅,太陽升,中國出了個毛澤東』—『共產黨 ,像太陽,照到哪裡哪裡亮』

中共用東方紅頌歌,成功地完成了黨與領袖的神化形象塑造。一個黨,一個領袖,一個中央,三位一體,但史實呢?百年中共史,不僅有另立的中央、『深層中央』,中共中央上面一度還有『上級中央』。

宋平露面,『深層中央』能不能影響政局

105歲高齡的中共元老、原政治局常委宋平前不久以影像的方式露面,他在短片中提到「改革開放是中國發展必由之路」,引發海內外媒體熱議。這位對胡錦濤、溫家寶、朱鎔基甚至習近平上位均有提攜或恩准,所以成為現存元老中最具影響力的人物,中共因習近平修憲、又要進一步修改黨章,以滿足個人終身制,使中共政權又一次面臨重大異變,並帶來黨國危機。

毛澤東的終身制與個人極權、個人崇拜給黨國帶來巨大的災難,現在習近平當政的十年,社會民生與經濟也遭受重創,改革開放的成果正在被歸零。這個時間點,人們期待有一個「深層中央」發力,遏止習近平的終身制,迫使其下臺,讓中共回到改革開放的路徑上,而不是又來一次文革或朝鮮化。

『深層中央』的正負面

毛時代終結之後,中共的『深層中央』或隱或現,一直發揮著決定性的政治作用。

1977年7月,葉劍英、聶榮臻、陳雲、王震等中共元老合力,鄧小平得以復出參加中央領導工作,中共的最高領導權應該在華國鋒手中,鄧小平復出後,與元老們形成了深層中央,迫使華國鋒退位,鄧成為中共的領導核心。

胡耀邦與趙紫陽先後擔任中共總書記,應該是中共中央的最高領導人,事實上中共實際的掌權人卻是鄧小平。1989年北京民運高潮之時,鄧主導的「深層中央」,在家裡召開一次會議,就能彈劾中共總書記趙紫陽,並指令對廣場學生進行軍事鎮壓。鄧小平是「深層中央」的核心,所以他能夠一相廢三帝:華國鋒、胡耀邦、趙紫陽三任中共最高領導人均被他廢黜。

「深層中央」維護的是黨的安全,為了黨國安全可以不惜一切代價,也可以動用一切力量,對當政的中央強行干預。鄧小平在退居二線後,江澤民當政開始搞政治倒退,鄧通過南巡對江澤民喊話,誰不改革誰下臺,軍隊要為改革開放保駕護航,才迫使江澤民回歸到改革開放路線上來。

江澤民在胡溫時期仍然實際控制著軍權,所以成為胡溫時期的「深層中央」的領袖。這一隱形體制加上七常委的寡頭政治,在薄熙來與周永康事件中,極易引發內部烈性衝突,由於胡錦濤反感江澤民干政,所以在退位時不再在中南海與中央軍委設置首長辦公室,並以此終結了江澤民「深層中央」的核心大位。

溫家寶預言:如果沒有政治改革,文革還會再來

江澤民與胡錦濤一起放棄了在中南海的首長辦公室特權,負面作用也很快顯現,習近平通過反腐敗開始集權,進而修改憲法,大搞個人崇拜,人們看到文革之風又一次盛行,十年前時任總理溫家寶在最後一次記者招待會上預言,如果沒有政治改革,文革還會再來,人們看到了他的預言正在成為現實。

這個時間點,宋平為體制內最具權威影響力的元老,與江派、胡溫等團派聯合,能否形成「深層中央」,阻止又一次文革發生,成為最大的看點。宋平與鄧小平、江澤民不同,鄧、江退休之後仍然擁有軍中影響力或軍權,宋平僅有黨內威權,他在軍中的影響力如何,人們並不清楚,所以軍方的政治立場變得最為重要。

中共之上的『中央』

共產黨歷史不寫「深層中央」的問題,也不寫中共中央的上面,還有一個『國際中央』或『上級中央』,即中共的母體共產國際;中共從成立、召開第一屆中共代表大會,到第六屆中共代表大會,『上級中央』都是共產國際,中共只是國際共運或蘇聯共產黨的分支機搆,從共產黨的經費到組織管理,從共產黨的鬥爭方向、策略到最高領導人的選定,都離不開上級中央-共產國際的支持與確定。

譬如1929年中東路事件爆發,『上級中央』明確要求中共中央「武裝保衛蘇聯」,中共立即回應,組織了大規模的反對國民黨和擁護蘇聯的群眾示威。

中共建政之後,毛澤東的中央要走毛道路,與上級中央(蘇共)產生意識形態之爭,中蘇開始分裂,1958年8月赫魯雪夫秘密訪華,與中共發表了聯合公報:「雙方就……解決國際問題……取得了完全一致的意見。」結果在8月23日,解放軍就炮擊了臺灣金門。

中共欺騙利用了『上級中央』,使美國和中華民國方面誤以為這是赫魯雪夫和毛澤東共同商量好的軍事行動。事實上,毛澤東從未向赫魯雪夫透露過炮擊金門之事,蘇聯問題專家沈志華認為這件事後來成為中蘇分歧的重要誘因(《中蘇關係史綱》,沈志華主編,新華出版社,2007年版)。

中共中央的『上級中央』蘇共已解散了三十多年,現在中共沒有了上級中央,也沒有另立中央,黨內路線鬥爭依舊,從抗疫措施到改革開放、從修改黨章、當政不受時限,到禁止個人崇拜,使中共面臨又一次大考,中共的「深層中央」會不會出現,並遏制極端的政治專制出現,不僅關係中國大陸國運,關乎台海穩定,也影響著國際社會的安全。

作者》吳祚來  專欄作家,獨立學者,八九六四最後一批撤離廣場,原中國藝術研究院雜誌社社長,因零八憲章第一批簽名被免職,現居美國。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