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水:收教所日記——別拋棄絕望(三六)

  • 時間:2022-09-30 20:05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劉水:收教所日記——別拋棄絕望(三六)
作者每天趴在206監倉都能望見近在咫尺的這幢收教所辦公大樓。圖片來自網路,拍攝於2020年1月,在職和退休的男女獄警聚會,作者出獄15年仍有熟識的面孔。
「絕望」本意是指極度失望。「拋棄絕望」即擺脫失望。而「別拋棄絕望」——因絕望而生絕地反抗、求自由的信心。蘇俄知名詩人曼德斯塔姆被史達林迫害而死,其夫人在回憶錄中寫道:是絕望支撐她活下去,活到史達林死亡。


2004年10月27日,多雲,氣溫22℃

早晨刮風,有人起床後穿上了冬囚服。冬服普遍都小幾個號碼,象套子一樣緊緊裹住身體,很是滑稽。 

下午釋放23人,幾乎都是羅湖區分局抓捕的。

陳層深終於能夠呼吸到自由的空氣了,跟他可愛的太太和孩子團聚在一起。我在心裡默默為他祝福!他拎著兩個塑料大包裝袋,裝著他的畫作和書籍離去。繪畫是他參加犯人書畫比賽的作品。昨晚還想著留下他的畫作,今天竟然忘記了。彼此早約定,他會在11月3日那天來接見我,今天分別也忘記告訴他接見時帶幾本筆記本,我用來寫日記。發現自己的記憶力衰退得非常厲害,曾對自己的超常記憶力充滿自信。 

今天做了65個袋子。收教所的謊言重複多了,絕大多數犯人竟然都會相信。 


2004年10月29日,周五

昨下午在工廠跟廠家技術員領班胖子爭吵起來。他說我做的袋子都不合格,全部返工。我告訴他,這樣做都不錯了,返工沒門,你自己拿去重做吧!他拿著我做的次品去值班室告 狀。陳管教走到工廠看看我做的袋子,隨便說了幾句,離去。胖子沒辦法,讓打包的犯人重做,打包犯人不會聽他的。胖子邊拿起我的袋子重做,邊警告我,他要告訴王管教。一下激怒了我。一膀子把臺面上的袋子全部掃到大院裡,指著他罵,你現在就去找王管教,去啊,你他媽的算什麽玩意啊!胖子也來氣,高聲嚷嚷起來。幾百號難友見狀,全都停下手頭的活,乒、乒、乓敲打工作臺,對著胖子「嘔,嘔,嘔……」叫喊示威。 

陳管教聽到喊鬧聲,走出辦公室,在臺階上站了一會,叫我去辦公室,擔心我再鬧事。陳給我說,你是不是累了,別做了,回倉房休息看書去吧!陳劍強管教在收教所十多年,管理經驗豐富,每次見我都很客氣地打招呼,我也不想刁難他。

我返回工廠拿上喝水瓶,要上監樓。其他難友見我要離開,紛紛招手讓我坐在他們的長凳上聊聊天,我沒心情推脫了,讓他們收工後來監倉找我。 

今上午開工後,王管教跑來問我昨天是不是返工了,我應付了幾句。過一會兒,他又叫 我,倆人站在大院裡說話,他問:「你願意做工廠統計員嗎?」我答只要是你安排的,我就做。他笑了。遂叫我去辦公室,交代了一番,讓我今天就不用再幹活了,先熟練一下。

幾天前,犯人統計員李振興找我,說他馬上要解教了,可以推薦我做統計員,被我謝絕。中隊管教個人安排我做什麽,我都不會為難他們;若是中隊、所部安排,我都很排斥,寧可幹最苦最累的活。苦和累,我都不怕,也打不倒我。我最不想被中隊和所部利用,樹立成犯人改造模範。我絕不會給他們這個機會。我是有信仰、底線之人,對抗獄政是我的風格。 

李振興的統計帳目清楚、認真。這個小夥子是南山區科技園一家電腦公司工程師,30歲, 長得瘦瘦小小。據他私下說,家人花費和被騙幾萬塊錢,眼看期限過半了,也沒把他弄出去。

統計員每天統計各小組組長登記的囚犯工廠個人產量,按貨品單價表,換算成產值,也就是每天犯人幹計件產品值多少錢,每個月匯總一次,上交所部生產科,收教所憑此數據跟廠家結算加工費,但是囚犯拿不到分文報酬,依照法規囚犯應獲得報酬。此外,統計員在工廠角落有一張專用辦公臺,一張淺灰色嶄新文件櫃和一架木置文件櫃。除了早上開工登記前一天的產值,半個小時就搞完,其余時間可以坐在工作臺看書,或去找幹活的人聊天。這是吸引我當統計員的主要原因。 

囚犯工廠三面圍墻,鐵皮屋頂,南面朝向中隊大院全部敞開,人字屋頂下垂掛的鐵架上吊滿排排日光燈和三頁風扇。工棚角落裡光線很暗,用計算器算算產值,大腦脹痛得厲害。 


2004年11月1日,周一 

呆在昏暗、憋悶的工棚角落的統計員位置,很自由,沒人管,但心裡很不舒坦,還不如以前幹活坐在工棚口,光線透亮,監樓、大院和值班室都盡收眼底。但做統計員能掌握迫切需要的數據和資料,天賜良機。 

前幾天,《深圳特區報》摘要刊登了政府十屆人大發布的《治安管理處罰法草案》,對「賣淫嫖娼」認定作出新的規定,草案沒有提到對「賣淫嫖娼人員」收容教育。是否意味著該法規明年正式頒布實施後,中國特色的收容教育所將在兩三年內全部關閉? 

下午跟工廠內保孫傳剛聊天。他也奚落收教所在明年春節前就能關閉了。 

讀到《深圳特區報》登載的兩位朋友的文章。10月31日該報刊登朋友任不寐給《大學精神》 近代卷寫的序言;此前曾看到記者朋友黃河寫的一篇書評。還有其他幾位引以為朋友的名字,斷斷續續都能看到。入獄前不覺得,現在看見朋友們的名字,感覺近在眼前,非常親切。 

監獄抽離了日常生活中自我選擇的那部分自由,通過獄警、監墻、鐵門、柵欄,以及軍事化管制和獄規黑法等等外部強制措施,將自由選擇和空間極度壓縮。人的存在和價值經由各種自由才能體現出來,自由比生命更寶貴。

趴在監倉後窗下的雜物櫃上吃晚飯,望著鐵柵窗外風景,難得的放鬆心情。雜物櫃頂部與窗戶下沿齊平,剛好半屈腰吃飯、看書。視野開闊,光線充足,一個舒服的位置。不過要 背靠床架站立,床鋪太矮不能坐下,也沒椅子。這是我吃三餐的固定位置。將頭緊貼在窗戶上的鐵柵欄,可以望見監樓東側 3米高的灰色水泥監墻,上面布設電網、攝像頭和碎玻璃。 

(待續)

劉水  異見人士,資深媒體人,自由作家。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