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囚徒再回巴西總統大位 魯拉上演政壇驚奇逆轉

  • 時間:2022-10-31 13:37
  • 新聞引據:中央社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從囚徒再回巴西總統大位 魯拉上演政壇驚奇逆轉
魯拉第三度當選巴西總統。(臉書)

巴西前總統魯拉在總統大選決選擊敗現任總統波索納洛。從前總統到囚徒如今再登大位,上演一齣政治驚奇逆轉秀。

這次巴西大選主要是77歲的左派魯拉(Luiz Inacio Lula da Silva)對決67歲的右翼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選前巴西當地各項民調顯示,魯拉有望在10月2日第一輪投票就能以超過50%得票勝選,結果第一輪得票魯拉僅47.9%,反觀始終民調看衰的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得票43.7%遠高於預期,兩人進入第2輪決選。

法新社報導,今天第2輪決選在計票工作完成逾99%情況下,選務官員宣布魯拉以51%得票率擊敗波索納洛的49%,當選新一任巴西總統。

英國廣播公司(BBC)指出,魯拉是前工會領袖,主要政見包括增加對亞馬遜地區保護措施、透過加強收入轉移計畫消除飢餓、恢復多邊國際政策重拾區域領導角色;右翼民粹的波索納洛出身前陸軍上尉和國會後座議員,主要訴求是延續養老金改革並擴大為改革政府、誓言對抗多元性別意識並依基督教原則治國、推動民眾方便取得槍械權益。

訴求保護雨林、消除飢餓與恢復區域領導角色

BBC指出,魯拉這次選戰期間選亞馬遜當地最大城瑪瑙斯(Manaus)作為大選決戰區並非偶然,他的考量點在於對手、現任總統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一直被控在摧毀亞馬遜雨林。

魯拉深知氣候已成瑪瑙斯當地乃至全國最關注議程。他常語帶感性告訴媒體:「地球需要我們所有人最特別的關注,我們必須珍愛自家森林、動物群,最重要是珍愛我們的人民,因為他們正受苦,需要活得更有尊嚴。」BBC駐南美記者華森(Katy Watson)不諱言,眼前的魯拉與20年前相比彷彿又進化。

「紐約時報」報導,2017年魯拉因被控貪污遭判重刑入獄聯邦監獄,一天有23小時待在一間有跑步機的獨立牢房裡,曾是拉美左派雄獅的傳奇政壇生涯看似告終,豈料最高法院戲劇性推翻原判決與釋憲,魯拉獲釋,開啟令人難以置信的政治重生。

巴西最高法院去年裁定審理魯拉貪瀆案的法官有偏見後,他的貪腐定罪被宣告無效,解除魯拉再次角逐大位的最後枷鎖,一年多來魯拉在各項民調均處領先。

魯拉曾被美國前總統歐巴馬譽為「地球最受歡迎的政治人物」。他2011年做完兩任總統卸任時,支持率高達80%,但隨後淪為政府收賄案的核心人物,當時導致近300人入獄。

魯拉競選期間將自己比作南非前總統曼德拉(Nelson Mandela)、印度聖雄甘地(Mahatma Gandhi)和美國民權鬥士馬丁.路德.金恩(Martin Luther King Jr.)。這三人都曾為政治犯、但獲釋後將志業發光發熱。他本月在一場造勢活動說「我確信同樣的事也會在巴西上演」。

小學程度且因意外失去小拇指成勞動階級印記

工廠工人出身的魯拉為文盲農工之子,教育程度僅小學五年級,他在19歲那年擔任汽車零件工廠工人時意外失去左手小拇指,這成為魯拉一個有力的勞動階級印記。他喜談啤酒、卡夏沙甘蔗酒(cachaca)和上後腰牛排,這些都是充滿巴西庶民形象。

魯拉數十年來一直是政壇的一股勢力,帶領巴西政治從保守主義轉型走向擁抱左派和勞動階級利益。他1980年創立的巴西工黨(Workers' Party),在巴西軍事獨裁政權1988年垮台以來,於8次總統大選勝選4次,其餘4次也都打入決選。

魯拉2003年到2010年擔任總統期間,幫助2000萬名巴西人脫貧,復甦巴西石油業,並爭取到主辦世界盃足球賽和夏季奧運,讓巴西躍上世界舞台。

但魯拉執政期間卻也讓一個龐大傭金案蔓延整個政府,魯拉許多黨內盟友都因收賄遭定罪。雖然最後他的貪腐定罪被宣告無效,但不等同證實清白。

巴西亞馬遜雨林的保護和開採問題,成現任總統波多納索以及前總統魯拉在這次大選中的重要議題。圖為遭盜採的雨林林木。(Pixabay)

魯拉贏得大選,部分要歸功於勤走基層的老派方式。他走訪全國各地,造勢無役不與。他也打安全牌,跳過總統選舉辯論會,所提政見幾無具體細節,還婉拒大多數專訪,連紐時也不例外。

魯拉陣營打造出一個能涵括共產主義者和企業資本家的廣泛聯盟,挑選中間偏右派聖保羅州前州長奧克明(Geraldo Alckmin)擔任副手;奧克明曾是魯拉2006年競選總統的對手。

對上不受歡迎的現任總統波索納洛讓魯拉占到便宜。民調顯示約半數巴西民眾稱絕不支持波索納洛。波索納洛毀滅性的環境政策、寧信偏方也不接受COVID-19疫苗,嚴厲打壓政治對手、新聞工作者、法官和醫護專業人士,惹怒許多選民。

魯拉也和大多數成功政治人物一樣,演說天花亂墜卻乏具體細節;他常把巴西菁英分子稱為「他們」,稱他與一般民眾為「我們」,在人民之間製造對立強化自己的論述。40多年來,魯拉在公眾眼中長期打造出的個人崇拜,讓他遠比自己的政黨還受歡迎。

巴西左右兩極端拉鋸 傷口彌平是挑戰

9月下旬一場在里約的造勢上,28歲歷史系學生羅德里格斯(Vinicius Rodrigues)替另一共產主義政黨發傳單,卻說他「特別支持魯拉」,只是不喜歡巴西工黨。

如今,這位前工會領袖重返聚光燈下,這回準備在拉丁美洲最大國、人口2億1700萬人的巴西重新掌舵,任務是要抹去波索納洛的政績。魯拉的當選是拉丁美洲近來又一重大「左轉」。2018年以來,墨西哥、哥倫比亞、阿根廷、智利和秘魯都掀起左翼拉下現任者的浪潮。

巴西政治分析家蘇薩(Creomar de Souza)表示,不成熟的民主國家往往圍繞著單一個人,而非一種運動或一套思想。他說:「若干年輕的民主國家拚命要向前邁進;個人便成了遊戲中的關鍵一環。」

法新社認為,魯拉與波索納洛之爭儼然巴西兩極化的縮影。左派視波索納洛為國家民主與世界地位的危險威脅,保守的右派則認為魯拉是名罪犯,是一場大規模貪腐機制的核心,侵蝕國家體制,許多巴西選民表態,他們站出來是為反對其中一人而非支持心儀候選人。選後要如何彌平社會撕裂是一大挑戰。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