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伊朗抗議浪潮持續 改革派在何方?

  • 時間:2022-11-25 11:00
  • 新聞引據:採訪、路透社、Iran International
  • 撰稿編輯:張雅涵
伊朗抗議浪潮持續 改革派在何方?
因22歲女子艾米尼(Mahsa Amini)之死而引發的伊朗抗議活動,已延燒近兩個月仍未有停歇跡象。(資料照/AFP)

伊朗全國抗爭運動延燒已近兩個月仍未有停歇跡象,專家指出,此次的街頭抗爭凸顯曾活躍一時的改革派已被邊緣化。年輕世代為主的抗議者更認為,多年來無法實現改變的改革派如今已經過時,它和強硬派都是伊朗政治和社會迄今無法改變的原因。

伊朗抗議遍地開花 改革派未展現支持

席捲伊朗全國的抗議浪潮持續延燒,儘管當局的強力鎮壓已造成超過300人死亡,但民眾持續走上街頭,抗議訴求從取消針對女性的嚴格服裝規定,到要求結束神權統治,怒不可遏的伊朗人渴望政治改變能夠到來。這也引起關注,曾經活躍的改革派在這股近年來最大的示威浪潮中,似乎已經銷聲匿跡。

伊朗庫德族年輕女子艾米尼(Mahsa Amin)被指控沒有戴好頭巾,在首都德黑蘭遭到惡名昭彰的「道德警察」逮捕,9月16日在拘留期間死亡,消息傳出後點燃伊朗民眾的怒火,廣大的女性更無畏地走在街頭抗爭的最前線。

專家與內部人士指出,這場危機也暴露出抗議者與改革派的巨大分歧,為曾經充滿活力的改革派敲響了喪鐘。

路透社報導,伊朗改革派在1990年代崛起,成為一股推動更多政治和社會自由的重要力量,但自艾米尼之死引發全國抗議以來,卻不見改革派站出來表示與抗爭民眾站在同一陣線。

設於英國倫敦的「伊朗國際電視台」(Iran International)並報導,在當前的危機中,伊朗的改革派處於邊緣位置,因為伊朗政府和抗議者都已不認為改革派現在是一個值得認真看待的政治選項。

無法撼動最高領袖權力 改革派被認為沒出路

伊朗改革派向來堅持尋求逐步改變這個政教合一的國家,而非直接訴求推翻政權,這次也不例外,即使各行各業的伊朗人對德黑蘭當局發起了自1979年伊斯蘭革命以來最大膽的挑戰之一。

事實上,改革派並不是沒有發出聲音。面對當前危機,改革派提出的解決方案包括舉行一場限制伊朗最高領導人權力的公投,不過這遭到抗議者的蔑視。在抗議者的眼中,過去多年來未能實現變革的改革派如今已經信譽掃地。

在溫和派前總統哈塔米(Mohammad Khatami)1997年至2005年執政期間,改革派聲勢如日中天,當時許多伊朗人對變革寄予厚望。但如今,街頭上的不滿情緒更加暴露出改革路線看不到一條出路。

在當時,伊朗最高領袖哈米尼(Ayatollah Ali Khamenei)一度允許放寬對社會和政治自由的限制,但面對要求改變的巨浪襲來,哈米尼逐漸感受到威脅,再次收緊這些權利。

這凸顯出,要讓伊朗政權改變面臨到體制中最關鍵的一項問題,也就是自1989年開始掌權,如今高齡83歲的哈米尼獨自握有至高的最終權力。

年輕世代不相信改革路線

一位曾在哈塔米政府任職的前官員告訴路透社,「人們現在覺得,改革派是在藉由承諾改革來幫助強硬派。這些改革在強硬派掌權之下是不可能實現的。」

這位不願具名的前官員說,「我們應該接受伊朗的年輕一代不想要我們。」

這樣的觀點如今在街頭得到迴響,有些抗議者認為,改革派與強硬派都是伊朗社會問題的一部分。

在一個街頭抗爭影片中,抗議人士高呼,「改革派或強硬派,一切都結束了!(reformist, hardliner, it is over)。」 類似的抗議口號得到響應,人們喊著,「我們不想要公投,我們想要政權更替(regime change)!」

伊朗社會兩極化 改革派成邊緣聲音

伊朗改革陣線(Reform Front)發言人阿博法茲(Abolfazl Shakouri-Rad)表示,如今的伊朗政治已經形成「兩極」局面,極強硬派政府和不想要受這個神權政府統治的抗議者都將改革派排除在政治辯論之外。

阿博法茲在接受改革派新聞網站Fararu訪問時坦承, 「改革派除了坐在圍牆邊觀望,什麼都做不了。」他並補充說,「在這場兩極博弈中的2個主要參與者正在互相鬥爭,以社會為代價。與此同時,我們改革派不知道正在發生什麼,不知道未來會是什麼樣子,也不知道目前的情況是否符合國家利益。」

「改革運動已經死去」

如今,伊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牢固地掌握在強硬派的手中,最高領袖哈米尼的親信、極端保守的萊希(Ebrahim Raisi)在去年一場受當局嚴格控制的選舉中當選總統。

艾米尼之死引發的抗議活動迅速演變為對這個威權政府的反抗。

德黑蘭當局已將遍地開花的抗議浪潮定調為外國敵人,尤其是死對頭美國所煽動的「騷亂」。根據人權組織統計,當局鎮壓已造成至少320人死亡,其中包括51名兒童,並有成千上萬人被捕。

華府智庫中東研究所(Middle East Institute)資深研究員瓦坦卡(Alex Vatanka)指出,改革派已失去民心。他指出,自抗議潮爆發以來,改革派甚至「沒有說要與人民和青年站在一起」。

他表示,「改革派沒有做到,他們未能與哈米尼抗衡…事實上,改革運動已經死去,它已經死去一段時間了。」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