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健康碼如電子鐐銬 律師出京辦案欲斷魂!

  • 時間:2022-12-04 17:1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黃絹
健康碼如電子鐐銬  律師出京辦案欲斷魂!
圖為北京市東城區一處小區內的核酸檢測站日前大排長龍的場景。(資料照片/中央社)

中國嚴厲的防疫封控最近逐漸鬆綁,各地並持續撤除核酸檢測站;不過,相應的配套措施並未完善,由於北京市進入辦公室等公共場所仍需查驗核酸報告,導致市內僅存的少數檢測亭這兩天大排長龍,引起民眾強烈不滿。北京律師張琦(化名)今天受訪指出,「北京健康寶就像每個北京人的電子鐐銬,動不動就彈窗,彈窗在北京就不能外出,在北京外就不能回京。」她並透露日前到外地出差,歷經種種困阻,外界難以想像。

每天為做核酸發愁

張琦:疫情防控快把人搞瘋了!因為案子開庭,我提前八天到鄭州,鄭州沒有酒店接收北京人,我只能住在最貴的希爾頓,入住第二天就找不到地方做核酸(要求我必須做),然後問社區社區說我來自高風險街道(北京我所在的街道有多個高風險),讓我居家隔離七天,而且希爾頓酒店不符合隔離要求,找不到符合要求的地方就只能拉走集中隔離,我和社區工作人員大吵,給他們講國務院規定,然後打12345熱線投訴,最後沒拉走我。以後每天在酒店不出門,每天為做核酸發愁。

開庭前一天酒店沒通知做核酸,我和助理按照鄭州市政府公佈的核酸時間、地點去找核酸小屋,所有都不開,打很多醫院電話,醫院都不做。最後我想去高鐵站,買高鐵票進站,然後不坐車出站在出站的地方做核酸,路上出租司機聽我接電話知道我難處,幫我們問另一個出租司機,然後帶我們去鄭州唯一一個開放核酸的醫院,排隊近一個小時做了核酸,這樣我們才能在第二天順利進入法院。

到處封城 深夜獨自步行回老家

張琦:我們11月24日開庭,鄭州通知24日晚12點開始封城(官方說法叫開展殲滅戰),所以我們提前搶離開鄭州的車票,因為我的北京健康寶彈窗,申訴多次也不行,無法回北京,我只好回老家唐山。但是唐山24日開始靜默,我問了一圈都說唐山火車站可能不能出,我也可能無法到縣城的家裡。還算幸運的是,我到唐山火車站做完核酸發現有計程車可以去縣城,我就打車回縣城,結果縣城也封控,我只能在城邊下車,步行進城。晚上10點我一個人步行,後來家人接我送我到婆婆家社區。但是第二天早上發現婆家媽和娘家媽所在的社區都封控不讓進出。我每天打12345投訴也不管用。直到28日早晨發現我北京健康寶不彈窗,馬上悄悄出婆婆家社區,找車開車回北京。28日中午到北京家中,之後每天做核酸,但是今天早上發現北京健康寶又彈窗了,還不知道需要再居家幾天!

你們根本無法想像我們的狀況。我回老家四天,因為封控,我都沒見到我父母!

解封後亂象頻生

記者:不是聽說有些地方開始放鬆管制了嗎?

張琦:1號開始很多地方開始放鬆一些,這幾天廣州、深圳逐漸放開,北京街上核酸亭很多都停了!現在的規定是坐公交地鐵可以沒有核酸,但是公共場所需要48小時核酸,導致可以做核酸的地方排幾個小時隊。我從辦公室回來一路,原來有近十幾個核酸亭,現在一個都不開。

記者:我們看到很多民眾抗議的影片…

張琦:23日-27日那幾天很多地方都有抗議活動,聽說有人被抓,我不認識。

律師為封控坐困愁城

張琦:我們到所有地方都需要出示北京健康寶,這上面有核酸天數、碼是否正常。北京健康寶就像是每個北京人的電子鐐銬,動不動就彈窗,彈窗在北京就不能外出,在北京外就不能回京。我每天都要崩潰,希望很快放開吧,真的要瘋掉了!

記者:希望你們一切平安,謝謝接受訪問。

張琦曾成功平反數起冤案為當事人爭取到國家賠償,因而登上媒體版面,但是,這位經驗豐富的中國刑辯律師遇到嚴苛的防疫措施,依然束手無策。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