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紙革命:抗爭者取得了哪些勝利?

  • 時間:2022-12-08 13:52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白紙革命:抗爭者取得了哪些勝利?
近百名旅居印度的藏人也持白紙在德里示威,聲援中國「白紙運動」,同時要求中國政府還給西藏人自由。 (資料照/中央社)

白紙抗爭運動取得的勝利,是迫使中共動態清零、層層加碼的抗疫暴政被終結,開始了精準防控並一步步採取務實的寬鬆政策,是抗爭者們用行動見證了國人的勇敢,用一張張白紙證明了自由的火焰從來沒有熄滅,一雙雙舉起的手,撕破了皇帝的新衣;是全民的大覺醒與普遍抗爭,使當權者受到訓誡,是人人都在以公民的身份,依法和平地維護自身權益,是突破了八九六四之後的魔咒,無數的人上街了,示威了,使公權力有所收斂,有所敬畏。白紙抗爭,引發全球政要與市民、學生聲援中國大陸抗爭運動,使中共在國際舞臺上更加孤立。

白紙抗爭運動只是初步勝利,面對突如其來的大面積抗爭,中共當局手足無措,下一步他們也許妥協,順應民意,也可能會進行大抓捕,通過大資料與無處不在的監控,將活躍的抗爭人士拘捕,通過強力鎮壓,讓抗爭者消音、屈服。

白紙革命與八九民運的不同

八九之後中國大陸長期無大規模的社會抗爭運動,一是因為中共的高壓恐怖,無所不用其極,一代抗爭者被迫害進了監獄或流亡海外,更多的人沉入生活中,難以形成群體效應;二是九二年之後,中共開放了私營經濟,隨之又融入到世界貿易體系中,經濟持續增長,獲得了合法性,更多的人因經濟帶來的自由,而漠視了政治自由權利的爭取,儘管有各種維權與抗爭、還有政治性的「零八憲章」運動與茉莉花運動,但都在萌芽中就被撲滅,沒有蔚然成勢。

有觀點認為這次抗爭運動沒有組織,沒有目標,所以成不了氣候(譬如艾未未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就是如此觀點),其實網路時代的抗爭運動,是通過網路形成熱點與焦點,不需要像當年學生佔領天安門廣場那樣,聚集在一個政治敏感區,那種集中抗爭一旦被摧毀,代價沉重,正是沒有焦點、沒有領袖、沒有形成具體的章程,人人舉著一張白紙,才使中共中下層員警難以鎮壓,與八九民運相比,這是一次散點透視式的抗爭或革命。

與八九民運相比,白紙革命的安全性還在於,人們更多在自己家門口或自己的城市、自己的校園抗爭,並沒有像在廣場上那樣,接近中南海,使他們感到威脅,所以,中共的喉舌『浙江宣傳』發表評論,認為各地層層加碼,疫情無法終止,所以人們的情感是可以理解的,這顯然比當年官方殺氣騰騰的『四二六社論』略顯寬容,沒有激化矛盾。

八九年民運之前,我們普遍感受到通貨膨脹,雙軌制導致的不公與腐敗,但並沒有一種力量直接限制到每一個人的人身自由,使每一個人受到霸淩與屈辱,所以口號與行動只是反腐敗反官倒,並由此上升到政治訴求,要自由民主憲政。這次抗爭是極端的抗疫政策逼迫到每個人的家門口,一場貴州車禍、一次新疆火災使人們感同身受,人人可能隨時成為受難者。

新冠給人們帶來的災難與悲傷是有限的,而中共沒有科學常識、沒有人性的防疫暴政,持續三年的時間,給人們的精神傷害卻是持久的、深層次的。沒有一種啟蒙,像這次一樣,是由黨和政府以反面教材宣教進行的,公權力為所欲為,使每一個人感受到沒有自由,直接就會面臨死亡的威脅,沒有民主,穿白衣的身份不明者,就一切替你做主。

白紙抗爭運動取得了巨大成功

其一,使中共策劃的一場宏大的馴服運動破產,獨裁者認為,只要他親自指令,整個黨政體系一直到社區,每一個人都要靜默,每一個家庭都要絕對服從,縱容底層無證人員隨意處置居民,如果這一行動沒有受到抵抗,那麼,奴役百姓的馴服工程就大功告成,既有各種行程碼與監視器控制,又隨時徵召志願者進入社區甚至家庭。正是人們的普遍抵抗,白紙抗爭運動因此取得階段性勝利;

其二,人們在家門口、在社區,訓導白衣人與社區管理者、員警:你們的紅頭文件呢,你們的身份是什麼?你們沒有執法權。抗爭運動成為普法運動,既使自已的公民身份得以確立,又使非法的執法者被訓導。習近平親自發佈的指令,因非法而失靈,人民沒有被馴服,白衣人與員警、社區管理人卻被訓服了;

其三:八九之後,示威抗議活動都要審批,事實上,不僅沒有一次示威活動得到審批,申請人還要受到員警拘審,但這次白紙抗爭,人們在家門口、在社區、在學校,在任何一個地點,隨時抗議,隨地舉白紙,將八九之後無法上街的魔咒解除了,這是一次重大突破;

其四:海量的抗爭視頻傳播到海外,引發全球關注,從政要到普通市民,特別是歐美華人城市與大學校園,上百起聲援中國白紙革命的活動舉辦,習近平在二十大之後,極力想營造自已的國際形象,他親自製造出來的疫情次生災難,使他的國際形象破產;

其五:習共政權復辟文革與極端的抗疫,不僅使改革開放的成果被歸零,也使百姓的財富被歸零,所以,中共的合法性第一次遭到人們質疑,人們不僅喊出習下臺,還喊出共產黨下臺,人們無法回到從前常態生活,中共用昨天的手段對付今天的國民,只會引發更大的怒火與更激烈的抗爭;

其六,對白紙運動中的被中共拘捕的義人們,國內外仁人志士們與海外媒體開始了聲援與救援,也對那些造惡的員警進行追索,要使他們付出應有的代價。

白紙抗爭或白紙革命,是國民的一次絕地反擊,自由還是滅亡,每一個都面臨選擇,人們選擇了無所畏懼的抗爭,當中共員警與社區管理者以年輕人的下一代為威脅時,他們喊出的聲音是:我們是最後一代,我們不害怕你們的威脅。

人們用決絕的語言回應中共當局的威脅,只要每一個人奮起抗爭,自由的人民生生不息,中共紅色基因必然是最後一代。

作者》吳祚來  專欄作家,獨立學者,八九六四最後一批撤離廣場,原中國藝術研究院雜誌社社長,因零八憲章第一批簽名被免職,現居美國。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