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紙革命親歷者:猶如冬至 中國已進入轉折點

  • 時間:2022-12-08 20:13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黃絹
白紙革命親歷者:猶如冬至 中國已進入轉折點
中國四川成都民眾11月27日晚間為烏魯木齊大火死者者舉行哀悼會,活動之後演變成反封控抗議,甚至喊出「不要皇帝要選票」等政治訴求。(圖擷自現場影片)

中國當局在白紙革命爆發後,四處追查參與者,風聲鶴唳中,仍有親歷者勇敢接受央廣專訪,回顧11月27日當晚在成都望平街示威現場的所見所聞。(以下以化名「小李」稱之)與其他參與者相較,小李更像是在場的冷靜觀察者,就事件爆發經過與影響提出了個人分析。基於安全考慮,本文隱去部份關鍵信息,並放棄變音(經過技術處理仍可還原),改以文字呈現。

參與者以90後年輕人為主

記者:您是怎麼知道這個活動的?

小李:我是在網上看到消息,大概七點多到達望平街。開始大家一起唱歌跳舞,然後有人點燃蠟燭,有人分發白紙…人潮越聚越多,核心區域大約五、六百人,週遭區域三千人左右,大家開始舉白紙,有人領喊口號:「不要皇帝要選票」「不要皇帝要自由」「不要核酸要自由」…還唱國際歌等等…

記者:這些口號聽起來很熟悉,是受到北京四通橋勇士的啟發嗎?

小李:當然、當然,現場主要參與者是90後,他們因為打遊戲等各種各樣的原因而經常翻牆上網,所以四通橋的事他們都知道。

記者:警察沒來干涉?

小李:其實警察動作並不大。警察本來可以封街的,但是他們沒有,他們只是限流。

記者:這個運動的發生有組織者嗎?

小李:我覺得沒有,你可以說有號召者,但沒有組織者。因為大家關了三年了,年輕人也並非不知道疫情的真正情況,他們都會翻牆,特別是世界盃來了,酒吧 卻關了,不能玩,可是人家國外卻不用戴口罩,他們卻要天天查核酸,查二維碼,年輕人肯定不開心!

其實年輕人的行動真的沒有境外勢力,他們就是有樣學樣,他們既會喊出很現代的口號,也會喊出「不自由勿寧死」這種一百年前就提出的古典訴求。假設這個運動有一萬人參加,裏面大概有十個人是有聯絡的倡導者,可能有一百人是非常認同他們的參與者,另外一千人是認同他們理念和行動的圍觀者,剩下的八、九千人大概就屬於藉此渲洩情緒的群眾。    

記者:活動進行到什麼時候?

小李:大概晚上十點多人潮就開始散了,但因為當天是週末,又有年輕人不斷加入,後來鎮暴警察越來越多,完全清場已經是第二天的凌晨。


中國四川成都民眾日前自發性舉行哀悼會,追思在烏魯木齊大火中喪生的同胞。(網路圖片)

地方政府反應不積極

記者:你看到警察在現場抓人嗎?

小李:我沒有看到,但據說最後有幾個人被帶走。

記者:你估計大概有多少人被抓?

小李:成都最多十來個,如果是全中國大概一百以內,不過,新疆烏魯木齊那裏就很難說了,我無法估計。

說實話,這個事情有地方政府擺爛。為什麼它要擺爛呢?基於以下幾點原因:第一、從中美貿易戰到這三年的疫情,國家財政很緊,尤其是今年更緊,很多公務員都只發基本工資,其他各種津貼、年終獎金…都沒了!也就是整個中國經濟的好壞是和地方官員息息相關的,當上面不發錢的時候,整個國家機器的運轉就開始遲滯了。第二、中共二十大的結果令很多國保不滿,他們的生意、他們的房產、他們的存款都是受益於改革開放,但是,二十大上位的人卻是不懂經濟的一批人,他們眼見中國的經濟前景越來越不好,本來打算送小孩出國留學,這下更沒希望 了,所以,他們就像四川話說的癩蝦蟆,戳一下,跳一下,你不戳,他堅決不動!能動性就降下來了!

而且國內這兩年在進行政法系統的內部清洗,叫做「刀把子向內」,結果就破壞了體制內的團結;比如說我們在同一個部門,你檢舉我,我檢舉你,互相監督,導致大家只做規定動作,不做規定以外的動作。不是有個笑話嗎?老婆要老公去接丈母娘,回來後,老婆說,「丈母娘呢?」老公說,「我東西拿回來了!丈母娘還在火車站。」「為什麼你不接丈母娘?」「你不是說了嘛,我的副駕駛座不准坐別的女人啊!」

記者:哈哈…

小李:反正你上面用各種調控來框我,我就不靈活變通了,靈活變通只有風險,沒有好處。整個系統因此變得僵化,反應遲滯。

財政惡化 當局控制力減弱

小李:其實,地方主政者也希望藉著民眾的抗議,讓嚴厲的封控早日結束,所以他們也不想過早打壓。就像一個爸爸想出去,就藉著兒子想上街,一起帶出門玩了。

這幾個因素加總起來,我看到無論是上海或是新疆的烏魯木齊,連刪帖都變慢了。2019年香港反送中期間,那個在國內的刪帖有多快啊,幾乎是秒刪,傳喚的人範圍有多廣啊!但是,這一次刪帖的速度就變慢了,我的感覺是回到了七、八年前,包括烏魯木齊火災,還有很多視頻這次都流出來、說明他們財政不足,連刪帖幹活的人都減少了!今年前九個月中國財政收入負增長,成都、重慶的國保工資已經降了三分之一,至於上海、廈門這些高物價、高所得的地方,據說有些人的工資少了一半。         

記者:現在中國政府放寬防疫管制,民眾也沒有理由上街了…

小李:是,有可能這一波的情緒就被安撫下來了。成都望平街很像是南京的秦淮河畔,有酒肆歌坊青樓音樂一條街等等,那些從業者,消費者,包括文藝青年、龐克族,他們在疫情期間受到的衝擊是毀滅性的,因此,他們對政府的封控是最憤怒,也是最敢抗爭的一群人,所以這次出來示威的人大多是這些打扮很時髦,很漂亮的年輕男女。

當今中國仿佛進入冬至轉折點

記者:中國政府在這一波反封控的群眾抗爭之後,開始放寬防疫管制;您認為,這個結果會不會使得人們對自己的行動產生更高的期望值?也就是說,他們不但敢上街,而且認為,發現上街有效了!

小李:我覺得白紙革命產生了破窗效應,現在的中國大陸就好像是到了冬至,國家的控制能力在減縮,財政收入在減少;整個官僚體系出現負面情緒,但是當局的控制意願依然很強 ;同時,老百姓這邊的反抗意願增強了,不過,包括組織化和統一訴求這些反抗能力還是很低。這是此消彼長的一個拐點;就像冬至,冬至之後還會更冷,但是白天的時間會越來越長,我覺得中國現在就像到了這個時候。

記者:有人認為白紙革命像「快閃」(Flash mob),也有人把它拿來和八九比較,你怎麼看?

小李:這一波抗議和八九年以精英為主導的運動不同,更多的是帶著龐克色彩,所以,當局藉著江澤民的去世,把酒館等商家都關了,就是害怕人潮再次聚集。你想,只要有兩個人上街,一個舉白紙,另一個負責照相,放網上一傳,你知道媒體的放大效應,只有十幾秒的時間,成都警察怎麼管?乾脆就把一條街的商家都關了!

記者:商家會願意接受?

小李:他們把整個上海都給封了,怎麼不行?!最近各地在解封,這些店家還不能營業,主要就是當局怕人潮再次聚集,不能讓群眾運動持續下去。

講個段子。成都有一群反習的,五十多歲,參加過八九的中產階級,前一陣子他們很絕望,都想移民,還跑到泰國去…結果,白紙運動一爆發,突然覺得大有希望,這些人紛紛表態不移民了!   

記者:果然行動是有用的…

小李:對,街頭一站,三天解封!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