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臺灣之音立刻下載官方APP
開啟
:::

富士康外移損及河南進出口 分析籲不可等閒視之

  • 時間:2024-05-21 13:43
  • 新聞引據:中央社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富士康外移損及河南進出口 分析籲不可等閒視之
富士康河南鄭州廠是蘋果手機代工大戶,因富士康近來逐步外移至印度,據官方公布已損及河南進出口,分析呼籲不可輕忽這股趨勢。圖攝於113年5月。(讀者提供)(圖:中央社)

鴻海集團旗下的富士康河南鄭州廠是蘋果(Apple Inc.)手機代工大戶,因富士康近來逐步外移至印度發展,官方公布的數據顯示,已損及河南的進出口,分析呼籲不可輕忽這股趨勢。

據中國搜尋引擎搜狐指出,新媒體「冰川思想庫」由中國媒體人陳季冰、連清川、魏英杰、任大剛、張明揚、關不羽等創辦,並於20日發表文章「河南富士康,事情正在改變」。

文章指出,富士康轉移部分產能後的數據和事實證明,「我們大大低估了龍頭企業的影響力及其背後存在的鍊式反應」,誰能想到,蘋果加快在印度擴建工廠,直接受到影響的,是遠在千里之外的河南鄭州。

文章引述近期中國海關總署發布的31省首季進出口數據,其中10個省份下降,包括外貿大省河南,究其原因在於手機出口量大幅下滑,因河南鄭州的富士康是蘋果手機代工大戶,也是河南最大出口企業。

統計顯示,去年河南出口手機5761萬支年減14.5%,如今據鄭州海關,去年首季河南出口1688萬支,今年首季僅664萬支,銳減1024萬支,出口額從人民幣711億元(下同,約新台幣3444億元)降至272億元。

文章說,即便考慮今年第一季蘋果在中國銷售量大幅下跌19.1%,全球手機銷量也在下滑,但也不至於減少這麼大的幅度,可見穩坐全球手機代工第一把交椅多年的富士康,正從河南撤走部分生產線。

文章指出,全球化貿易體系從來不是割裂的,而是一個典型的蝴蝶效應:一隻南美洲的蝴蝶扇動翅膀,結果引發美國德克薩斯州的龍捲風,由此可知,若富士康真的撤離,那麼撤離的不會只是富士康。

文章說,有人把富士康視為給蘋果打工、創造財富的工廠,低端、低利潤、不重視工人權益,在整個產業鏈處於下游、角色非常被動,抨擊這種企業不該來中國,甚至叫囂「難道沒有富士康,河南人就活不下去了嗎?」

文章指出,但過了嘴癮後冷靜分析,富士康去年所在的新鄭綜保區達成進出口值達4073億元,占鄭州進出口的比例高達74%,占河南省進出口的比例則達50.3%。

文章說,那些呼喊「XX滾出中國」的鍵盤俠們大概不會想到,「他們呼著喊著要趕走的,其實是他們自己和同胞的生計和飯碗,事實證明,我們大大低估了龍頭企業的影響力及其背後存在的鍊式反應」。

雖然華為生產的手機在中國的市占超過蘋果,但文章指出,國產替代或許能夠在蘋果生態鏈扮演替代者角色,但對於經濟這個複雜系統來說,這不是簡單的替換遊戲,更像風險系數極高、傷筋動骨的大手術。

文章表示,富士康印度工廠具備許多勞動力價格優勢,但生態鏈產業鏈難取代和熟練工種的缺失,多少也衝擊iPhone的品質,既然外移對富士康也是陣痛明顯為何仍執意出走?這恐將決定往後社會的預期乃至經濟走向。

文章說,出於產業轉型的需要,區域經濟發展必須找到更多的支柱和解決方案,從目前來看,似乎可由新能源車的製造補齊,但新能源車產業是否能夠取代一切?

文章指出,新能源汽車產業規模再大、未來再有希望,也絕對不可能同時替代兩大產業,也就是房地產這樣的巨額消費品,以及手機這樣的高頻消費品。

文章說,代工被妖魔化的另一面,卻是作為全球尖端產品的代工工廠,在生產運作過程中,可使中國不僅獲得大量工作機會,還有技術和創新的普及和擴散,這些好處,都是短時間內國產替代方案無法真正做到的。

文章指出,卡脖子風險和騰籠換鳥的陣痛及關於未來的不確定性,使得情勢變得日益複雜,而「當我們開始試圖擺脫『富士康依賴症』的時候,我們也應該做好準備應對『富士康後遺症』了」。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