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記協被貼政治標籤、『完善選舉制度』不是真正的選舉、『六四和平集會』案3人拒認罪「悼念無須批准」

  • 播出時間: 2021-11-04
專題報導
香港保安局長鄧炳強批滲透校園,記協強力反駁。(立場新聞)
專題報導
消委會煞停與香港記者協會及攝影記者協會合辦「消費報道獎」(立場新聞)
專題報導
【六四和平集會案】5 人改認罪 3 人拒認罪 鄒幸彤表示『掉念毋須批准』…(立場新聞)

細說香港(53)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總裁 鍾劍華教授:  隨著公民社會組織被打沉後,香港記者協會將會成為另一個被打擊的對象。早前保安局長指責記協違反新聞專業,看起來是用很多方式迫記協自己解散,但記協較為穩定回應也就沒有事了。現在『消費報導獎』是消委會與香港記協、攝協多年來的合作,並沒有涉及政治,現因左派媒體(左媒)批評記協為『反中亂港惡行昭彰』, 因記協被貼上這個政治標籤而讓消委會自我審查、自動退縮。現在香港最大問題是,只要是親北京傳媒、建制派隨口說幾句,很多機構的管治階層便自我審查、自我檢討,完全不理會捐害。這次暫辦『消費報導獎』也是典型例子。先將記協貼上反黨、反國的組織標籤,與這反黨反國組織合作是會被檢討,消委會不理會過去與記協、攝協合作多年,單方面決定停辦,記協、攝協也表示,對方單方面決定並沒有通知。顯然消委會的決定是回應喉舌報章而做出倉促的決定。 這自我審查之風是可一不可再,己經掀起文革風, 隨便扣個政治帽子,那就不用再繼續做下去,如果每個人都自動投誠,香港恐怕是什麼都做不了。

自從記被指掅為違反新聞專業事件之後,當時記協用較強硬方式回應後,事件並沒有第二波追擊。但,根據過往經驗,如『教協』例子一樣,今年初時,中央電視台拍紀錄片描述教協為『縱容黑暴、煽動學生上街示威』,當時教協是高調反擊左媒來回應,雖然左媒因報導假消息遭反擊而沒有再發聲回擊。但大家都知道情況,數月前,新華社突然到出一編文章就終於讓教協自動解散了。我相信對記協的策略也都會是這樣。首先用假新聞、虛假指控給記協壓力,然後是外圍來孤立你,等沒人與你合作後,遲些是否會有其他手段迫你非解散不可,這種策略用過得逞必然想再用來達到目的,不排除會再用來對付記協。

北京推『完善選舉制度』後的立法會選舉出現出現『非建制派』參選人。十二月十九日香港立法會選舉並不是真正的選舉,不能反應巿民的真正選擇,事實上也沒有什麼巿民真正的選擇。先DQ、接著資格審查委員會要求候選人向每個界別索取提名票,這情況能拿到參選資格的候選人很少,所以巿民是沒有得選擇,而候選人當選後也有可能被DQ,這選舉欺騙性很高,應該說這不是選舉。今次很多泛民主政黨都不派人參選,有可能面目模糊、過往以民主派旗號出來招搖撞騙的人,就繼續以這旗號招搖撞騙,這是第一種。第二種是過往在民主派主流政黨中被邊緣化的政治人物,原本在民主派圈子並沒有號召力,這次各大政黨都不選了,她以為可以爭取些微空間,期望阿爺給她一個位,所以出來試下參選。再加上,有消息傳出,北京想造有競爭氣氛的選舉,看似是民選選舉,所以,近日紛紛聯絡不同人仕,特別是未被DQ又號稱是民主派的人,曾接到親近建制人士的電話鼓勵他們出來參選。如果願意出來參選的話,提名票一定可以拿得到。原較邊緣的民主派人士可能幻想會有機會,近日確實有以非建制名號的人傳消息話可能參選。

現在鼓勵巿民投白票是犯了煽惑罪,根據新法例『煽感罪』可能被判三年監禁。因為投票是不記名,巿民自己去投白票是不犯法,但你不能鼓勵他人投白票。這也反應出北京一方面不給你真投票,但又不想你投假票。有些人想表逹,對參選人不滿意、又沒有選擇,持有杯葛態度下投白票。過往也白票的情況,這也是一種表態,但用不著以判刑來嚇阻巿民。現時香港人對這次選舉都知道怎樣去面對,根本不用任何人煽感,大家都知道這選舉是什麼情質,如果鼓吹是涉犯法當然是不說,但巿民心裡有數,知道怎麼做的。

被控參與或煽感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等罪有5名被告認罪;而黎智英、鄒幸彤及何桂藍不認罪,鄒幸彤表示『掉念毋須批准』…

節目主持人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