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國以「南太共榮圈」反佈局美國「亞洲小北約」

  • 時間:2022-06-01 09:14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中國以「南太共榮圈」反佈局美國「亞洲小北約」
中國外交部部長王毅(右2)日前與斐濟總理巴依尼馬拉馬(Frank Bainimarama)(右1)共同主持中國-太平洋島國外長會議。(微博/中國外交部)

在美國總統拜登結束亞洲行,佈局印太戰略(QUAD)、印太經濟架構(IPEF)以及晶片同盟後,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隨即啟程前往南太平洋訪問與中國有正式外交關係的11個國家(索羅門群島、吉里巴斯、薩摩亞、斐濟、東加、萬那杜、巴布亞紐幾內亞、東帝汶以及與密克羅尼西亞訪問,與庫克群島總理兼外長、紐埃總理兼外長舉行視訊會晤),並且主持第二次中國-太平洋島國外長會議。

南太平洋共有14個國家,王毅此行囊括11個,範圍之廣、行程之緊,時間點之巧,讓外界產生不同的解讀,認為是與拜登印太之行相互抗衡,中國直搗澳洲「後院」、闖入美國「內湖」的態勢。

中國王毅以「大圈圈」訪南太島國 P.K 美國拜登「小圈圈」亞洲行

在美國與印太盟國創建排他性、圍堵性、捕捉性強烈的四方安全對話和印太經濟架構下,中國反稱其與南太平洋國家的互動不具排他性、沒有針對性、是建立在社會、人文、經濟、安全等層面的互動與往來,企圖與美國針對戰略性有所區別。換言之,中國所要強力凸顯的,是與美國截然不同的世界觀和中美關係,指稱美國才是引起國際秩序紊亂的亂源,是影響世界走向更民主的障礙。

中國以外長層級 P.K 美國元首等級 上駟對下駟 前後檔「飆戲」意味強烈

中國刻意在拜登訪問亞洲前腳剛離開,後腳即前往南太島國訪問,大內、外宣及「飆戲」意味極為濃厚,不讓拜登亞洲行的餘溫繼續發酵;此外,相比美國總統親訪南韓與日本,中國僅僅出動國務委員兼外長的王毅,刻意以下駟對上駟的層級將拜登「降格」,對中國國內的內宣必然則是中國以一位外長曾即便可撂倒現在仍是世界第一強權的元首,試圖在目前中國疫情、經濟、以及年底習近平政權保衛戰的嚴峻情況下帶來正面聲量。

美國以「亞洲小北約」佈局印太 中國以「南太共榮圈」反佈局

不容否認,美國與中國正在整個世界下好大一盤棋。從歐巴馬時期重返亞太、川普時期的印太戰略雛形、2018年川普正式對中國開打貿易戰、到現在拜登真正出台印太戰略,可以觀察美國即便在政黨有所更迭的情形下,整體對中國的戰略相差無幾,有所差異的是「手段」。尤其2018年美中貿易戰及美方在印太戰略的強勢佈局,中國在印太及南太地區也早已進行「反佈局」。

過往索羅門群島和吉里巴斯是中華民國的邦交國,但中國在2019年同年內拿下這兩個國家,與之建立正式外交關係,無疑也是對美「反佈局」的一環。加上一直被外界看作是「亞洲小北約」的「四方安全對話(QUAD)」和「類歐盟的印太經濟架構」不斷編織與延伸,中國即以較好控制、且足夠對美國、澳、紐國家直刺心臟的「南太共榮圈」予以反制,加大經貿、移民、捐助、無償貸款、經濟論壇等作為開拓這個「戰略次開發地區」,影響美國在此的戰略主導權,和覆蓋台灣的邦交國空間,可說一石二鳥。

中索簽訂「安全合作框架協議」 美國聯盟拉攏斐濟入「印太經濟架構」

根據中國與索羅門群島所簽署的安全協議顯示,將允許中國軍艦在索羅門群島停靠,甚至允許中國在該國建立軍事基地,必然引起美國、澳洲和紐西蘭強烈擔憂。以故甫就任澳洲新政府的外交部長黃英賢,即刻前往斐濟洽談,美國亦隨後宣布歡迎斐濟加入「印太經濟架構」,為了就是搶在中國之前,在戰略地位極為重要的斐濟先插旗。雖然中國在斐濟所召開的與太平洋島國外長會議並未達成共識簽署任何協議,對於現在炙手可熱的南太島國來說,先拉高定價,再來與中國、美國、澳洲喊價利益,絕對是必出的手段。

為何美澳紐等國對於中國所簽署的安全合作框架如此憂心?原因便在於,首先,這是中國自台灣手上所獲得的邦交國,對於打擊美國和台灣有一定的意義;其二、索羅門群島雖並非如斐濟是位居太平洋的中樞,但卻是位居南太14國家的核心戰略地位,距離澳洲2000公里,戰略壓力可謂極大;其三、索國人口數、GDP皆在14個南太國家中素質不錯,若中國如實與索羅門群島正式開展部署軍事行為,中國給予索國的各項捐助、資源勢必更多,所造成的威脅勢必更大,這也是為何澳洲即時前往南太拉出太平洋中樞-斐濟,讓其加入IPEF,最重要的原因所在。

延伸閱讀

--太平洋島國拒中國不透明協議 美承諾深化關係
--中國推區域協議引發疑慮 太平洋島國不隨北京起舞

作者》許慧儀 國立臺北教育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兼任講師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