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富士康事件餘波蕩漾 支援生產的黨員被當乞丐移轉

  • 時間:2022-12-04 18:25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富士康事件餘波蕩漾  支援生產的黨員被當乞丐移轉
鄭州富士康再現離職返鄉潮。合成圖。(微博)

富士康工廠一直是蘋果公司的主要零件供應商,河南鄭州的工廠更是有差不多20-30萬工人,相當於一座小城市。早在10月初的時候,由於有工人確診,富士康工廠就開始內部封控。但是要管理幾十萬人口是不容易的,當有人確診之後,作為密切接觸者需要被隔離,患者需要醫療環境,其他健康的工人需要按時開工,為了能夠分類管理,富士康甚至將鄭州市一處爛尾樓用作臨時隔離點。 

富士康爆發疫情  工人出走三分一

但由於人手不夠,整個過程就變得雜亂無章。據網友反應,隔離環境髒亂差,走廊充滿垃圾根本無人清理。隔離點的員工也拿不到食物,最開始還能吃到殘羹冷炙,後來一天只有兩頓飯。依然留在工廠的工人情況也很糟糕,有人反應,每天都有同班的工人「消失」,自己很怕被感染所以不想去上班,然而食堂已經停用,只有去上工才能領到便當,為了有飯吃,所以只能硬著頭皮去上工。

人總是會在難以掌控情況的時候格外懼怕,工廠不公開真實的染疫人數,工人只能靠口耳相傳猜測具體情況。對於工人來講,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是工廠的隱瞞。當時網絡上流傳說富士康工廠內至少有9萬人染疫,許久不發聲的富士康公開否認了這一流言,並且發出一些欲蓋彌彰、避重就輕的言論,工人實在無法忍受這樣的欺瞞,於是就出現了前段時間的「富士康工人步行返鄉」事件。據說富士康的工人出走將近三分之一。

退伍軍人和黨員支援生產卻得為自己維權

工人出走,以及疫情導致的停工,大大影響生產進度,就連剛剛上市的iPhone14也會因此延遲發貨。鄭州的富士康工廠一直是省內交稅大戶,工廠受影響對於河南經濟也是打擊不小。為了保證經濟,政府罕見出聲,公開號召退伍軍人和黨員進入工廠做工。

原本事情應該迎刃而解,但很快又出現新的動亂——這批退伍軍人和黨員進廠以後,發現領到手的薪水比原先承諾的少了很多,於是這些退伍軍人和黨員又開始罷工、維權。要知道,以往都是軍人和黨員率先鎮壓普通的維權人士,他們對於共產黨慣用的維權手段心知肚明,現在輪到他們上街維權,實在是夠諷刺。

從網絡流傳的視頻可以看出,現場充滿了穿著白色防護服的警察,警方向抗議人群噴射催淚瓦斯。大規模的抗議和維權,讓工廠不得不出面致歉,稱薪水同原定招聘不符是內部員工的「技術性錯誤」,並對員工深表歉意,承諾公司各項薪資政策與官方招工海報完全一致,工人拿到錢以後,這件事才稍微平息。

官方將「麻煩」丟包外省市

讓人意想不到的是,這件事還有後續。11月25日晚間,由警車開路,幾輛大巴載著上百名富士康員工,一路開到江蘇省徐州市。將工人放在徐州之後,警察和大巴原路返回。這樣的做法讓徐州市政府措手不及,江蘇省和徐州市前後發布新聞稿指責河南省政府未提前溝通就將富士康離職員工載到徐州,之後對於來自河南的車輛更是重點檢查,實施「落地檢」。

以前城市裡面有一些流浪者,在某個城市想要爭取「衛生城市」的時候,就會認為這些乞丐影響市容,政府會派人趁其不備,將「有傷風化」的乞丐轉移到鄰市。每逢敏感時期,政府也會提前聯絡該地區的敏感人士,政府出錢「公費」請他們去外地旅遊。這樣的做法叫做轉移麻煩,防患於未然。

面對維穩  壓力越來越大

河南政府轉移維權的富士康員工,和以上轉移乞丐、轉移敏感人士道理一樣。不同的是,以往的轉移,都是逐個擊破,然而這一次是大巴車出動,轉移對象是退伍軍人和黨員。這說明兩個信息:第一,政府面對的維穩壓力越來越大,從一個人到一車人,不僅僅是數量的增加,而是說明,政府面對的不穩定因素,已經發生群聚。第二,以往的轉移對象是在野人士,這一次是退伍軍人和黨員,屬於自己人。這說明沒有永遠的順服者,一旦發生利益衝突,自己人鬧起來往往傷害更大,因為他們更了解共產黨的手段,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就像《紅樓夢》裡面,探春說的一句話很是恰當:可知這樣的大族人家,若從外頭殺來,一時是殺不死的,這是古人曾說的「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必須先從家裡自殺自滅起來,才能一敗塗地。

共產黨在中國執政已有很長時間,尤其在經歷改革開放之後,大部分中國人嘗到了甜頭,再加上政府不斷地洗腦,有很大部分中國人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會公開反黨反政府的,甚至很多人真心認為共產黨很好、共產黨執政很好。然而現在幾乎是無利可圖了,生活空間一再縮緊,在疫情的打擊之下,很多人都在做消費降級。究竟什麼時候中國人才會觸底反彈?很期待看到大家奮起反抗的那一天。

作者》任瑞婷  秋雨聖約教會基督徒,受中國宗教迫害,先暫時在台停留後赴美。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