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離散港人群體的未來(下)

  • 時間:2022-09-24 21:43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離散港人群體的未來(下)
「港區國安法」實施後,越來越多的香港人移居海外,亦開始有不少作品在海外出版或發行。圖為香港政治漫畫家vawongsir在台展出的作品一隅。(圖:中央社資料照片)

回顧八十年代,香港曾孕育過很多政治漫畫家,如尊子、一木等。在報章上,幽默諷刺時事的政治漫畫百花齊放,是當時新聞言論開放的象徵。

現在的香港,創作不再自由,出版或會成罪,其中一件最為人所知的案件是「羊村繪本案」。羊村繪本是一系列由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在2020至2021年出版的兒童繪本,內容卻被指控「灌輸分離主義、部族主義及背叛國家」。傳媒熄燈、異見出版者被捕,很多以往在香港藝文界存在的多元聲音都被消滅了,有見及此,不少藝術工作者選擇離開香港,留在香港的創作者亦把表演的舞台移至海外。

由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出版的羊村繪本,內容卻被指控「灌輸分離主義、部族主義及背叛國家」。(圖:立場新聞提供)

海外港人共同合辦線上活動 以文化聯繫彼此

除了「羊村繪本案」外,2022年的香港書展有部分參展商被無理由地阻撓參展,政治敏感的書籍不再出現,只剩下宣揚愛國愛港的刊物,出版自由被嚴重干預。另一邊廂,海外港人於台北、倫敦、曼徹斯特、 溫哥華、多倫多5個城巿舉辦「五城書展」,十多位學者、社運人士和藝術家在活動中擔任講者,向讀者推介書籍。主辦方希望帶來一個沒有審查的國際中文書展,宣揚「自由閱讀 書本連線」的理念。

海外港人與香港聯繫有困難 網絡審查成關鍵

「港區國安法」實施後,越來越多的香港人移居海外,海外的香港社群已經形成,亦開始有不少作品在海外出版或發行。不過,海外港人要連結香港依賴網絡傳播,如各種線上活動、書展、座談、集會、講座和電影放映。而香港在各方面被嚴格監控的狀態下,敏感議題的組織性活動或實體公開傳播已經難以發生,往後只能靠香港人個人的力量找到渠道去獲得訊息。

另一方面,海外港人日後可能更難得知香港的現況。首先,現在已經失去了第四權,一些香港傳媒因報導反送中而被審查或入獄,只要沒有被允許,香港再沒有真相能夠被報導,社會事件只能依賴網民在網絡傳播。另一方面,香港的網絡自由未來亦不太理想。政府曾提出網絡23條修法,被質疑是利用修法來管控市民的言論自由,在國安法出爐之後,如今以言入罪的拘捕屢見不鮮,只要被判定為涉及發表、展示「煽動」或「分裂國家」的內容已可定罪。香港未來的言論自由空間可以借鏡中國大陸現時的網絡審查,或會走向中國大陸的訊息過濾,甚至社會消息全面封鎖,切斷港人對外的連結。

港人經濟活動 去中心化技術還只是理想

曾有許多人認為政治運動不應該有商業成份,後來「黃色經濟圈」卻在香港誕生。它主張發展政治理念的經濟基體,以經濟手段支持及宣揚共同的理念,亦將政治意識形態融入消費行為,試圖以罷買等選擇性消費行為,去誘導迫使商家順從於某種立場之下。

不過,「黃色經濟圈」亦曾出現過很多矛盾,「鬥黃」、「人血饅頭」的事件常常在網上發酵。黃店的標籤對店家來說可說是雙面刃,一方面吸引了共同理念的群體支持幫襯,一方面要接受大眾評估如員工、貨源等是否符合黃店準則,不信任感和輿論危機導致不少黃店遭受壓力,有部分還因此退出黃店行列。香港亦曾有組織計劃發行一種貨幣名為「香港抗爭幣」,可是這種社區貨幣的發行涉及中央發行、管理和監管,與反送中運動中「無大台」的理念背道而馳,最後此計劃因公眾對私隱和安全性的質疑而宣告中止。

那麼,「去中心化」意念與「無大台」有相似之處嗎?加密貨幣近年成了熱話,加密貨幣的理想是「去中心化」的經濟,電腦自動化執行的智能合約替代了中介人的干涉和管理。雖然區塊鏈技術日漸成熟,但脫離政府的監管還只是一個理想,若把中國現況視為預測未來的基準,網路自由受政府限制並不只是一個技術性的問題,也是一個社會性的問題。在監管下人人惶恐不安的現實,區塊鏈技術還無法完全克服這些問題。

作者》甘甘 香港人,目前在台。寫在台見聞同時又會說起香港往事。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