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羊村繪本案看香港言論自由的消失

  • 時間:2022-10-04 14:4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從羊村繪本案看香港言論自由的消失
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出版之《羊村十二勇士》、《羊村守護者》以及《羊村清道夫》被指以兒童繪本包裝政治宣傳,言語治療師總工會5成員遭判19個月。(資料照片:立場新聞)

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5名理事因出版《羊村守衛者》、《羊村清道夫》和《羊村十二勇士》三本兒童繪本,被控各一項《刑事罪行條例》下「串謀刊印、發佈、分發、展示或複製煽動刊物」罪名(下稱煽動刊物罪),港區國安法指定法官郭偉健9月7日裁定5人發佈煽動刊物罪成立,並於10日判5人有期徒刑各19個月。

那麼這3本繪本的內容是什麼?為何導致他們被捕且罪名成立?筆者閱讀後認為第一本《羊村守衛者》是以羊和狼作為兩個族群和各自的生活,而故事中則以牧羊人影射香港行政長官是狼族派來的臥底,目的是為了逐漸控制羊群的生活。最後因為羊群受不了新的牧羊人設下「狼羊規則」而為自己的族群反抗。

反抗的情節則套用了2019年香港反修例運動當中發生的事情,例如「狼羊規則」是「逃犯條例」;而「有人被橡膠子彈射中導致失明」則改寫為「有羊嘅眼睛被打到睇唔到嘢」(羊的眼睛被打到看不見);「警察利用警棍毆打學生和發射催淚彈」則變成「狼用尖牙利爪攻擊羊咩咩,又四圍放臭氣彈」。故事最後,牧羊人暫停「狼羊規則」才結束反抗。

在繪本最後,作者也有比照香港當時的反修例運動內容,並以故事的形式描繪當時香港發生的事,令年紀較輕的讀者可以容易理解事件始末。筆者認為,繪本故事雖然不完全中立,可是這又有什麼問題?香港是一個擁有言論自由的地方,每個人都擁有發言和出版書籍的自由,可是政府卻以一些莫須有的罪名強加於他們身上。

而另外兩本繪本《羊村十二勇士》和《羊村清道夫》,分別描述大灰狼把12隻勇敢的羊咩咩捉走,並且要脅和恐嚇其他羊群如果不聽話的下場便是這樣。而真實事件則是影射當時12位香港青年因躲避警方的追擊,在搭船離港時不幸被中國海警圍捕,並送至深圳關押、服刑。

另一本則是講述大灰狼不斷放狼隻來羊村生活卻不守規則到處亂拋垃圾,導致很多羊咩咩生病,最後羊罷工不清潔街道,卻被狼隻指責是自私和想偷懶不工作。故事則是對應當時因疫情過於嚴重,醫療系統已經完全負荷不了,但是香港政府卻一意孤行不肯封關,從而讓醫護發起罷工的事件。

從這兩本繪本的內容來看,筆者認為沒有任何有關煽動仇恨的言論,繪本作者只是以簡單的故事模式重新描述真實事件,沒有一點誇大和扭曲,但卻被政府指為煽動仇恨。如果這就是「煽動」的話,那麼2019年的「721」(元朗白衣人事件)和「831」(太子站襲擊事件)便是香港特區政府和警察用具體行為告訴市民他們不是要保護與照顧民眾,而是利用各種暴力手段達到目的,事情真相一直都擺在眼前。

羊村繪本案的判決結果,其實就是香港當局的殺雞儆猴,這座城市的言論自由已經蕩然無存,相信日後要是再出現類似的案件,政府也會用相同手段解決。香港已經不再是香港,因為她最寶貴的核心價值已在法院宣判的同時失去了…。

作者》小蟻人 香港大學生。參與反送中運動,目前在台。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