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斯里蘭卡政經危機難解 倒債破產命運交給IMF

  • 時間:2022-07-07 11:03
  • 新聞引據:採訪、Business Standard
  • 撰稿編輯:吳寧康
斯里蘭卡政經危機難解 倒債破產命運交給IMF
斯里蘭卡總理宣布斯里蘭卡已經破產。現在斯里蘭卡只能以破產國家身分與債權國談判債務重整計畫,並尋求IMF紓困。(AFP)

斯里蘭卡總理威克瑞米辛赫(Ranil Wickremesinghe)在7月5日表示,斯里蘭卡已經破產,而且這場經濟危機帶來的陣痛至少將持續到明年底。如今斯里蘭卡將以破產國家的身分,和債權國談判敲定債務重整計畫,並和國際貨幣基金(IMF)展開紓困談判。

斯里蘭卡倒債破產

斯里蘭卡今年以來面臨自1948年獨立以來最嚴重的金融危機,政府耗盡了外匯存底,無法進口不可或缺的重要商品,民眾加不到油、買不到食物,學校也因為沒有經費而停課,苦撐不下終於在7月5日宣告破產。這個人口2,200萬的印度洋島國,先前已歷經了數月的通貨膨脹飆升和長時間停電,人民生活苦不堪言,經濟學家將斯里蘭卡日益惡化的困境,歸咎於政府的管理不當。

通貨膨脹飆升、停電、以及食品和汽油等各類民生物資短缺,擊垮了這個原本就因COVID-19(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疫情衝擊旅遊和匯兌,而深陷困境的國家。斯里蘭卡已暫停償還今年到期的大約70億美元國外貸款,據統計,斯里蘭卡截至6月的外債總額已超過500億美元,這是斯里蘭卡史上第一次債務違約,也是本世紀亞太地區第一個主權債務違約的國家。

民怨衝擊政治經濟

經濟崩盤帶來的民怨也引發政治危機,要求政府下台的抗爭怒火延燒全國,指控統治斯里蘭卡近20年的拉賈帕克薩(Rajapaksa)家族貪腐濫權。在數月來的反政府抗議演變成流血衝突後,斯里蘭卡總統戈塔巴亞.拉賈帕克薩(Gotabaya Rajapaksa)的哥哥、也就是前總理馬欣達‧拉賈帕克薩(Mahinda Rajapaksa)在5月辭職;總統的弟弟,即前財政部長巴席爾.拉賈帕克薩(Basil Rajapaksa)也在6月辭去國會議員職位。

雖然斯里蘭卡的情勢發展、以及深陷破產危機震驚國際,但其實大多數國家在歷史上都曾經歷過債務違約或重整。國家破產通常是指一國的金融、財政收入不能沖抵進口所需的外匯,主要金融機構破產或瀕臨破產而產生的事件。這種政府未能及時償還債務和利息的情形看似罕見,但根據印度媒體「Business Standard」指出,幾乎半數的歐洲大陸國家、40%的非洲國家、以及30%的亞洲國家,在過去的200年中都曾經歷破產困境。

冰島例子殷鑑不遠

國家政府是會破產的。只要欠債還不出錢,不論借款者的身份是個人、企業或是政府,都稱之為破產,將進一步面臨信用破產、資金逃離、金融市場崩塌、被迫出售資產等困境。根據印度時報(Indiatimes)指出,希臘在歷史上約有半數時間是拖欠債務,時間可追溯到1829年獨立之際。至於西班牙在18到19世紀間,也有過15次的倒債紀錄。

在過去曾遭逢破產危機的國家中,最著名的例子之一就是冰島。冰島在2008年美國次貸風暴引發的全球金融海嘯中,因為貨幣政策不當、利率偏高、銀行過度仰賴外幣融資等因素而深陷危機之中,導致已累積龐大外債的銀行在全球信用緊縮之際,無法融資歸還巨額債務,令冰島政府無力承擔導致國家瀕臨破產邊緣。

另一個為人熟知的例子則是南韓。1997年亞洲爆發金融風暴,韓元大貶,股市崩盤,企業接連倒閉,外匯存底大幅滑落,南韓在迫不得已下向國際貨幣基金申請緊急救助貸款,同時也喪失了經濟主導權,當年簽訂合約的12月3日,直到今日仍被韓國人視為國恥日。

IMF紓困是重生希望

國家債務一般分為內債和外債,外債是由政府發行並出售給外國投資人的外幣計價債券,內債則是各債務主體以本國投資者為對象,通過發行本國債券所形成的債務。內債可以透過財政和貨幣政策來融資,像是提高稅收和印製更多貨幣,但外債則必須以不受政府控制的外幣支付。當個人或企業破產時,資產由債權人收回。但是一個國家的資產不能被債權人沒收。所以身為倒債國家的債權人,唯一的選擇就是重新談判貸款條件,政府債券將被重新安排延期交付、或是降低債券的價值。

斯里蘭卡目前正處於這個階段,總理威克瑞米辛赫說,由於國家處於破產狀態,因此需要在8月前和債權人敲定一項債務重組計畫,這項計畫將攸關斯里蘭卡和國際貨幣基金進行的紓困談判。他表示,「只有當國際貨幣基金對這項計畫感到滿意時,我們才能達成一項協議」。

事實上,國際貨幣基金在6月就曾派遣特別小組前往可倫坡討論紓困事宜,在目擊經濟危機對苦難人民的衝擊後,重申將支持斯里蘭卡渡過難關。

國際貨幣基金表示,救援方案的目的是要恢復斯里蘭卡的宏觀經濟穩定、以及債務的可持續性,並且照顧到貧民和弱勢族群,保障國家的財政穩定並加速結構性改革,以因應斯里蘭卡的貪腐問題,釋出未來的發展潛力。由於債台高築,多數債權國已對斯里蘭卡失去信心,因此國際貨幣基金的援手可能會是這個國家渡過難關、獲得重生的最後希望。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