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門大橋即將合龍 深入前線․直擊最動人心魄的風景

  • 時間:2022-07-08 10:13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吳琍君
金門大橋即將合龍 深入前線․直擊最動人心魄的風景
遠觀宛如海上長城的金門大橋。(吳琍君攝)

跨越金烈水域、連接大小金的「金門大橋」,歷時12年後,終於將在7月中下旬合龍,預估10月中即可通車。回顧大橋興建的過程,不僅需克服水下20幾米深的堅硬花崗岩盤、強勁的海流以及東北季風,近年更飽受COVID-19疫情和異常天候的干擾;但是深入前線,才發現最動人心魄的風景藏在你看不見的深水區。

矗立金烈水域 大橋通車指日可待

全長5.4公里的「金門大橋」是台灣第一座跨海大橋,從金門慈湖路跨越長4,800公尺、深23米的金烈海域,銜接到俗稱小金門的烈嶼。除了橋面高出海平面47公尺,主橋上還有5座高31米、以高粱麥穗為造型的橋塔,橋墩最大跨徑達200公尺,以2米半的大型基樁,打入海底堅硬的花崗岩盤下30米深處。

由於施工時需克服每天高達6米的潮差、強勁的東北季風以及海上濃霧,同時需克服重達5千噸的海水浮力,才能將11座6千立方米的大型鋼箱圍堰,沉入水下近6米深處,作為橋墩基礎,因此行政院自2010年3月19日核定後,換了2次承包商,才終於在今年夏天,看到這座有如海上長城般壯闊雄偉的大橋傲然矗立在前線。

日前首度前往視察的交通部長王國材表示,目前工程進度已經達到98%,距離完工通車只剩最後一哩路。他說:『(原音)然後在7月的中下旬,這個節塊就全部吊上來,就是整個橋梁合龍;那合龍以後,包括AC的舖設、交控、還有景觀,預計在10月中旬可以完工通車。』


金門大橋即將合龍。(吳琍君攝)


交通部長王國材日前首度視察金門大橋。(吳琍君攝)

滿腔熱血造橋 東丕老總傾家蕩產、險些活不下去

眼見金門大橋慢慢結出麥穗,甚至在夜裡點燈的美景,都令在地民眾瘋狂。但是,如同金門大橋最艱鉅的工程就是主橋墩所在的深水區;來到工地前線才發現,最動人心魄的風景藏在你看不見的深水處。

先後完成南沙太平島碼頭工程、南迴鐵路等多項隧道工程的東丕營造總經理王銀和受訪表示,他做工程已經長達47年,2017年開始承接金門大橋工程後,就發現工程最難的地方就是水深不見底。他說:『(原音)海事工程在海裡面,海底是一些你看不到的東西。我們陸地上做隧道來講,你眼睛都看得到,因為我做隧道就是24小時作業嘛,每天面對石頭這樣而已、很單純;這種案子雖然夜間我們也常在作業,但就是水下的東西你看不到嘛!純粹都用你鑽的東西下去判斷下一個步驟要怎麼做。』

而看不到的,還有王銀和在接下工程後的第一年,就差點傾家蕩產、活不下去的血淚史。高公局第二新建工程處處長郭呈彰說:『(原音)我們工程技術在所有工程規模裡面是第一次,這大家都理解;但大家更不能理解、更不知道的是事情是缺錢、缺人。我(民國)107年剛上任的第幾天而已,他就來跟我講,他把身後事都已經立好了!因為那時候錢已經用完了。所以那時候我才慢慢體會到他借錢之辛苦啊!那借錢辛苦、借錢來找人更辛苦。所以基本上那個錢變成他的身家先墊在那邊用,從一個有錢人變成到處要去追錢。所以我很感動,我覺得這不是他的橋,是大家的橋。』

郭呈彰表示,由於金門大橋先前2個承包商的失敗案例,導致銀行連工程預付款都不肯借;直到2019年,工程進度已達3成後,銀行才開始有信心,陸續將錢貸給東丕。

對此,王銀和表示,當初他憑著滿腔熱血投入金門大橋,完全沒有料到直到他投入新台幣19億、購買了20多條工作船,完成最深的海底基樁後,才拿到第一筆4千萬的款項。他說:『(原音)我大概有3成的不服氣來做這座橋,因為當下外面所有媒體都講,這座橋沒有中國大陸、沒有外國人來做,做不起來。我就不相信啊!有辦法設計就一定可以做得起來。只是說,想不到是這麼辛苦,因為我講白點,我第一次請款、請了幾千萬的款項,我已經投資大概19億下去了!我現在公司所有的財產,可以設定的,全部都被銀行設定完了,沒有一件留著。』


站在金門大橋主橋上,仰觀高出橋面31米、以高粱麥穗為造型的橋塔。(吳琍君攝)


高公局第二新建工程處處長郭呈彰(右)對東丕營造總經理王銀和(左)傾家蕩產建造金門大橋的精神相當感動。(吳琍君攝)

金橋陸續合龍 春江水暖鴨先知

所幸,隨著工程進度逐漸開花結果,橋梁上部結構也一垮一垮地合龍。以往到工地送個便當,都要坐船到11個橋墩下方,逐一爬上47米高的橋面、甚至78米高的麥穗塔頂,來回折騰至少半小時、出船一趟也要1千元油資的情況,也有了巨大改變。

駐守在工地已經超過10年的高公局二工處第五工務所主任張震宇,回憶主橋墩剛合龍後,他準備在深夜替工人送點心的情況。他說:『(原音)就不需要再搭船去那邊,那昨天我忘記了這件事情,我特別通知船隊說要準備一艘船,我說我要去P46主橋墩的時候,他們說不用了,直接車子開過去,那他們已經有一個棧橋板,就可以走過去了!你知道,突然就覺得,哇!這個橋一連結,第一個感覺到方便就是我們,不需要再這麼麻煩地要搭船啦、要爬上爬下的方式來進到工地。所以其實工程進度推展到現在這階段,我們可以預見到以後百姓的生活,會跟我們現在在施工上面,因為逐漸連起來之後的方便是一樣的。』


陸續合龍的金門大橋遠景。(吳琍君攝)


駐守金門大橋工地已超過10年的高公局二工處第五工務所主任張震宇。(吳琍君攝)

疫情+異常天候 挑戰施工團隊極限

而滿懷期待、準備歡喜迎接大小金通車的民眾及旅客不知道的是,施工團隊為了早日完成這座海上地標,除了要克服各種大自然以及海事工程的挑戰,近年來還受到COVID-19疫情影響,不僅工地物料運補無法像過去那麼即時,外籍移工也嚴重不足,想補也非常困難;即使要招募本地工人也不容易,因為在離島,加上工程品質要求高,而且往往在海上一待就要10個小時,工作實在太辛苦!

值得注意的是,金門今年還遇到極端降雨的情況,除了1到5月的雨量是去年的3.5倍、前年的2.5倍;6月一開頭,更連下了15天的雨;即使在7月6日,還創下近3年單日最大降雨量。這也導致後續需要晴天施工的金門大橋進度受到嚴重影響,負責監造的世曦工程人員就哀嘆:心很累!寧可被大太陽荼毒,也不要擔心進度趕不上。


金門大橋施工一景(吳琍君攝)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