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芯腐敗 中國半導體巨額投資成爛尾

  • 時間:2022-08-09 10:3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楊明娟
芯腐敗 中國半導體巨額投資成爛尾
清華紫光集團(Tsinghua Unigroup Co.)(路透社/達志影像)

中國官方7月針對晶片圈大動作調查貪腐情況,至今已有多名企業高層落馬,在半導體業掀起衝擊,可能迫使中國政府重新思考如何投資該行業。

黑幕重重 中國晶片反貪風暴擴大

中國晶片製造業最近陷入混亂,多名與國有半導體基金有關的高層主管因貪腐指控而被捕。分析師和專家表示,這是一個爆炸性的轉變,可能迫使中國政府從根本上重新思考如何投資晶片開發。

晶片業是高科技發展的重中之重,中國為造晶片,可謂是投下舉國之力,希望透過砸錢的方式實現「彎道超車」。

可是幾年過後,不但晶片沒製造出來,投下的巨額資產也不見了。在過去兩週裡,中國晶片領域的領軍人物接連被捕、失聯。

7月30日,中國國家集成電路(積體電路)產業投資基金股份有限公司,也就是俗稱為「大基金」(Big Fund)的總經理丁文武,因「涉嫌嚴重違法」被捕,被認為是晶片業內「反腐風暴」的最高潮。

丁文武並不是唯一一個陷入困境的人。據中國新聞媒體財新網報導,大基金管理機構前高管路軍與另外兩名基金經理在兩週前一起被捕。

晶片落後 與貪腐脫不了關係

大基金在2014年成立,目的是在利用政府資金建立中國製造的晶片供應鏈,從而減少對美國及其盟國的依賴,體現中國政府對戰略產業的支持。第一期基金規模約人民幣1,200億元。2019年10月,大基金二期註冊成立,註冊資本為人民幣2,041.5億元

麻省理工科技評論(MIT Technology Review)指出,由於大基金是政治使命而不是經濟利益驅動,因此成了貪腐的溫床。分析人士表示,最新的調查可能會促使中國以更精確和更專業的知識來管理半導體資金。

大基金原本是個超前部署的舉動。2014年,中國中央政府決定利用公共資金來解決晶片產能缺口的問題。但到2019年,當美國切斷華為取得美國技術製造的晶片時,情況變得緊迫。半導體行業傳統上依賴全球供應,而中國科技公司則依賴台灣台積電、南韓三星或荷蘭艾司摩爾(ASML)等海外供應商。所有這些國家都是美國的盟友。

中國晶片泡沫破裂

這種緊迫性只會越來越加劇:美國正加強擠壓中國獲得先進晶片技術的能力,甚至要求艾司摩爾停止向中國出口舊的光刻機。這使得大基金和相關產業的自給自足能力,變得更加重要。

中國政府尚未透露丁文武等人被調查的確切原因。但大多數媒體和分析師都認為,此案與紫光集團(Tsinghua Unigroup)一系列貪腐調查有關。紫光集團是大基金投資的半導體公司,但以慘敗收場。

紫光集團成立於1988年,是中國歷史最悠久的晶片製造商之一。2015年,紫光集團躍上新聞頭條,當時收購美國半導體業者美光科技(Micron Technology Inc.)的計畫,遭美國政府阻止。

紫光集團許多雄心勃勃的收購計畫都獲得大基金的支持。大基金至少投資紫光集團及其子公司20億美元,用於開發晶片製造,快閃記憶體晶片和5G晶片。

巨額投資 爛尾收場

紫光集團最終在2021年破產重組。2022年7月,紫光集團3名前任或現任高管,因貪腐指控而遭到調查。儘管到目前為止,尚未宣佈任何公開指控。

目前尚不清楚紫光集團的破產是否直接觸發了大基金內部的反貪腐地震。但大基金採取的策略是,先砸下巨額投資,再看看最後能留下什麼。長期觀察家表示,這種策略是滋生貪腐的完美土壤。

美國智庫「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研究員希恩(Matt Sheehan)表示,「這是我一段時間以來所聽說過的,最不令人驚訝的貪腐調查」。他說,「並不是因為我知道丁文武這個人貪腐,而是當你在一個四週有那麼多錢的行業時,如果沒有重大的貪污醜聞,才會更令人驚訝」。

希恩表示,問題很大一部份是因為缺乏精確性。中國知道需要投資半導體,但不知道應該優先考慮哪個特定子行業或公司。中國被迫透過反覆試驗和錯誤來學習,而是透過紫光集團破產和美國不斷擴大的技術封鎖等問題來得到感受。

改變管理方式 或許是轉機 

希恩指出,中國的下一步應該是對特定公司進行更有目標性的投資。

全球戰略顧問公司「歐布萊特石橋集團」(Albright Stonebridge Group)資深副總裁崔歐洛(Paul Triolo)表示,這可能意味著大基金將有新老闆,一個更精通獲得財務回報的人。

大基金的許多經理人來自政府背景,缺乏相關經驗。目前正接受調查的丁文武,曾經是中國工業和信息化部的部門主管。

崔歐洛指出,「需要有能力的人來管理這個大基金,了解這個產業、金融,並且不會資助沒有良好商業基礎的專案」。

崔歐洛表示,這些調查可能最終對中國半導體業有利,因為他們凸顯了政治驅動資金的局限性,並可能導致大基金更能依據市場基礎來進行管理。由於對自給自足的擔憂加劇,北京對實驗的興趣正在減弱,「他們無法負擔繼續在難以生存的晶圓廠上再浪費50億美元」。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